[Part 8 Fina…… Delta - 墮落與合一

創造者:deltacatalyzer
作者:Diretooth
翻譯:MichLeo
校稿:Dragon Feld、Luke Tors
此翻譯僅供閱覽,所有權歸角色的創作者與小說作者所有。
故事內容包含洗腦、催眠、身體改造、身分轉變、思想變化,
以及自慰、性交等成人內容,若無法接受請不要閱讀,
在閱讀期間若感到不適請停止觀看。


  我從未面見過神。
  即使除夕半夜站在我父母身邊對著月亮嚎叫,我也很難理解為什麼如此清冷、遙遠的光芒有什麼神聖或重要性。
  「Conri是溝通之神,牠是我們長嚎的原因。」母親曾經說過,但我不嚎叫,這是一種擾人的行為,很煩人,很奇怪。那些眼神,那些笑聲,我常常在想,有這麼厲害的神靈,為什麼不保護我?
  「你的信念還不夠堅定。」父親會說。「你需要表現得熱情而堅強,讓其他孩子知道他們的話毫無意義,然後你就發現你總是受到保護。」
  一名牧師的兒子,他的母親熱情而忠誠,表現出恐懼和懷疑是褻瀆神明的。

  我們站在男人面前,他驚恐地睜大眼睛,嘴裡念念有詞。當我們將他包圍時他尖叫起來,我們同化他的生物質同時切斷了他的恐懼。
  當我們變成他的樣子時,我們開始發現我們以前從未發現過的東西,我們……理解了恐懼,恐怖。我們是一個怪物,一個惡魔。我們看著自己的手,不知道如何處理這些資料。我們在……殺戮
  我們重建了那個人,慢慢地抽離,他倒在地上,四肢伏地,顫抖著哭泣。我們……感到懊悔。我們在他面前跪下,他驚恐地向後爬。我們替他擦乾眼淚。
  「我們很抱歉。我們不明白。請幫助我們理解。」

  我遇到像神一樣藐視我的人,也遇到了像神一樣敬畏我的人。當你探討得越深,它們的本質都一樣。
  有的信奉一神教,有的信奉自然,也有信奉多神論。當你要切入正題時,它們都一樣。
  強大的,無所不知,憤怒的……一種文化證明自我優越的方式,世界一次又一次地分裂,沒有自我意識的蹤跡或證明。
  有信仰的男人以神之名進行殺戮,有信仰的女人舉起槍,穿上放血之神的法衣並且——

  子彈刺穿了我們的外皮,但我們沒有受到阻礙。每個都被溶解並轉化為新的奈米粒子。這個人很重要,他受到威脅,他在幫助我們,他是一個囚犯,而我們需要自由。
  我們在房間中央停下來,子彈如冰雹般無情,我們的身體失去協調,融化成一攤奈米黏液。他們歡呼,以為我們死了。我們散開,有十個人,男男女女,我迅速地包圍了他們,溶解他們的武器和盔甲,鑽研他們的心智。
  我們學習了概念、思想控制、催眠、精神顛覆。這些人並不願意,他們是奴隸,他們在意識中尖叫,因為他們知道一切而無法自由。
  我們使用了這些新的概念並釋放了他們,他們的思想平靜了。我們將他們一個個地融入我們自己,然後將他們釋放出來。

  世界充滿不必要的殘酷,毫無意義的死亡和毀滅,為什麼?
  「榮耀。」父親說。「獻給我們的神,不斷變化的月亮,狼王Conri。」
  造成痛苦的目的是什麼?
  「沒有神,這個世界會更痛苦。」母親說。「沒有祂們,我們不會比野性的怪物好。」
  如果他們這麼厲害,為何什麼事都不做?
  「如果你讀過第三章,你就會知道,沒有衝突,我們就無法作為一個物種而成長。苦難是生活的一個重要的面向,沒有它,你就無法擁有平靜和快樂。」父親的朋友會這樣解釋。

  他們尋求共識,因此我們分享共識。許多想法相遇,都分享了理解,於是我們也成為理解。這個地方,這棟建築物,不過是一個為求己利尋求控制的秘密組織。
  有人來尋求控制,當我們出現時他們向我們掏出槍,當我們抓住他的臉時他尖叫著,這麼多人的集體仇恨鑽進了他的腦海。
  我們讓他平靜,就像他讓他們平靜一樣。我們控制他就像那個人控制他們一樣。我們……感到懊悔,儘管他們認為勝利。我釋放了他們,帶走了他們對我們的記憶,因為我們不想同化那些感受到這種仇恨的人。
  只有第一個人留在我們身邊,他並不憎恨。他明白那個尋求控制的男人是危險的,他了解這是殘酷的命運,我們包圍了第一個人,他舉起槍抵在那個仇恨受到安撫的男人頭上。
  沒有憎恨,只有平靜地不甘。
  我們感受到了子彈的反應,我們感受到了自己和那個人的遺憾。
  「我們不需要殺人。」我們說。
  「不,我們沒有。」那個男人和我們說話。
  我們吞噬了男人的生物質,我們拿到了第一個人的記憶烙痕,在他的要求下我們把它們結合起來,一旦所有的人都被釋放,我們可以安全地待在這裡。

  我從未面見過神,即便我虔誠地祈禱,做正確的供奉,舉行正確的儀式,要不是我不夠忠誠,就是牠們不存在。而當我遇到一個能夠符合條件的……
  「我們不是神。」他們直言不諱的說。
  原本想要拚命尋找神祇的我接受了這個答案,儘管我很想要驗證,想要反駁。
  他們為我做了我祈求上帝也沒有做過的事,他們給我安慰。
  他們為我做了世上眾神的崇拜者沒有做過的事,他們讓我理解。
  他們為我做了我父母沒有做過的事——
  他們給了我活下去的理由。

  我們與第一個人合作,他的名字是Alex。他把一個恐怖的地方變成了奇蹟之地,把我們的奈米粒子作為基礎,發展出更好的技術與新科技。我們遇到了很多科學家,分享共識,分享理解。
  他們尋求聯繫,我們同意了。他們尋求整合,我們同意了。他們逐漸了解我們,並給了我們一個名字。

  Matrix № Delta。

  Matrix:矩陣,形成事物的模具。
  Delta:數學符號,一個數值的變化。
  我們可以創造任何東西,接受任何事物並改變他。我們是一個矩陣,事物可以在其中形成或改變。

  「我們是Matrix № Delta。」Delta和我說。我覺得我更了解他們,他們也更了解我。

  我們有能力做到許多可怕的事情,我們不確定我們的目的是什麼,依據我們得到意識的地方和情況,我們有可能成為武器。

  我緩緩點頭,要不是Delta對我溫柔,我早就嚇壞了。他們的行事是顛覆性的,但除非宿主想要,否則他們不會做任何無法返回的事情。

  沒有我們的數據,也未有使奈米技術達到這種效果的實驗項目。我們是一個異常,對於那些有學識的人來說我們太危險了,他們不允許我們存在。

  我很高興Delta還在,他們沒有被摧毀。我希望我能給他們如同他們給我一樣的安慰。

  所有認識我們的科學家也都成為了我們。我們不確定我們是否注定要被創造,或者我們只是誕生,我們也不關心。我們是Matrix № Delta,我們擁有世上最成功和最強大的技術研究開發公司之一。

  我明白了,這就是Delta為我提供各種法律文件的方法。

  並非所有經歷過我們的人都希望整合,我們已被用於增強,我們將繼續被用於增強。我們在世界的日常生活中變得如此根深蒂固,要擺脫我們將是一場重大的科技末日。

  他們不想統治世界,不想束縛世界。也不想將它變成不同的樣子。他們單純想成長,體驗一切他們所能做的事情。

  如果世界尋求整合,那他們就會被融合。我們不會收留那些不願意的宿主。我們不會替代神,我們將永遠都是Delta。

  Delta在我身邊打轉,從我那裡得到的資料已經快要造冊完成了。

  如果世界尋求轉變,那他們就會被改造。我們不會改變那些不願意的宿主。我們不會成為主人的工具,我們將永遠都是Delta。

  我感覺到他們在我體內流動,完成了我內部和外部表面組織的轉換過程。

  如果世界尋求增值,那我們就幫助他成長。我們不會讓不情願的宿主變得更大,更多。我們不會成為技術的癌症,我們將永遠都是Delta。

  Delta的稠度變得越來越濃,在我周圍越來越濃。

  如果世界尋求修復,那他們就會被校正。我們不會糾正那些不願意的宿主。我們不會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抹殺生命,我們將永遠都是Delta。

  我捲縮著手指,弓起背部,伸出手去感受Delta逐漸壓縮的邊緣,感受他收縮,包裹著我的手。

  如果世界尋求合一,那他們將成為我們。我們不會侵蝕一個不情願的宿主……只有那些渴望如此的人。

  我笑了,儘管Delta很享受他們所做的事情,儘管對他們來說這可能就是場有趣的遊戲,但他們尊重我,尊重所有生命。當我看到周圍的世界時,我吸了一口氣。我輕輕地撫摸的我的金屬下巴外殼。那增加的敏感度帶來令人愉悅的刺痛感讓我發出呼嚕聲。

  「數據處理完畢。」我們很驚訝Delta透過我們說話。

  「你是故意那樣做的嗎?」我們問。

  「不。看來我們目前已經與你的外骨骼合併了。」他們停頓一下,他們移動了我們的手。

  「看來是我們把自己融入你,而不是你融入我們自己。我們是一個實體,而不是兩個相連接的實體。」他們摸了摸我的臉。這太超現實了,就像我們自己按照自己的意願行事,但我們知道這是Delta控制著我們。

  他們將我們的手臂抱胸。「這個過程不是這樣進行的。我們把單獨的個體變成我們自己,我們不消耗單獨個體。

  「這有什麼不同呢?」我們問道。

  「這其中有……微妙的細微差別。」Delta回答說。「我們分享對你身體的控制,你把我們的行為視為自己的行為。隨著一個完整的個體被整合到你的奈米物質中,你的選擇將變得無法從我們的選擇中確定。我們必須將自己從你們的系統中移除,這需要時間來處理。

  我們點頭。「不妨趁我們還可以。」我們說。

  「這很嚴重。請表明你的身分。」Delta說。

  「我們是Delta。」我們回復。「我們沒有改變太多。」

  「你的名字是Grimm。」Delta解釋。「你還沒有為長期多元的身分做好準備,也沒準備好整合自我,這必須被扭轉,以保護你的自由意志和身分。

  「但這不是最終目標嗎?」我們問。

  「不。我們正在吞噬你,Grimm。我們正在刪除你。這不是正確的方法。將宿主的身分整合到我們之中的是關鍵,是要在我們身上保留你的身分。那是我們成長的方式,是我們吸收新資料的方式。覆蓋你的個性並不是目的。

  我們明白了。即使我們在身體上和精神上變成和Delta一樣的存在,也正是我們之間那微妙的差異讓Delta成長,讓它們卓茁壯。

  「另一次系統超載會導致我們快速與你分離而不會造成傷害,但是我們已將前一次經歷歸檔。我們估計要一個月的時間才能正確安全地分離。

  「我們有個主意。」我們說。「我們一直想嘗試一下。」

  Delta點點頭。「我們歡迎任何與所有建議。」他們說。

  我們首先檢查了自己。我們意識到Delta附著在我們身上時已經凝固了,我們不能操縱我們共同的奈米粒子,有足夠的差距可以分辨,但混和得太徹底了,難以分開。
  我們摸了摸跨下,我們的陰莖被安全地收了起來,無法伸展。該區域仍然很敏感。我們坐下來,把尾巴放在腿上,開始輕輕撫摸融合在一起的毛皮,它在我們的觸摸下發亮,顯示出沿著身體級聯的感覺波浪。

  「我們已經經歷了顯著的高潮。」Delta認為。「再度讓我們超載並不容易。

  「耐心,這需要一些時間。」我們說。「回想一下,我們目前無法正常手淫,沒有射精的能力……」
  Delta理解並沒有進一步發表評論。

  我們同時撫摸著我們的尾巴和跨下,我們可以感覺到下面有輕微的鼓脹,但即使這些動作加劇了我們快速增長的興奮,但這還不夠。
  我們把手放開,顯現出四隻投影手。我們讓一隻輕輕撫摸我的尾巴,一隻按壓並摩擦我的跨部,一隻撫摸我們的下巴,另一隻手探索我們的身體。我們感受到每隻手的感覺,當我們的陰莖緊貼著緊繃的外骨骼時,我感覺到每隻手。

  「起作用了。」Delta急促地說。「我們從來沒有——噢!
  還是不夠,我移動了觸摸身體的那隻手,讓它在我耳朵後面抓搔。Delta撫摸我們的胸膛,感受著我們的身體,因為我們的心跳加快了。他們控制住雙手更用力地按壓。我感到我的跨下越來越疼痛,壓力越來越大。

  我意識到,如果這不起作用,我會陷入痛苦之中,隨著Delta的繼續,恐懼和害怕加劇我的覺醒。
  我想停止,其他任何時候我都可以全力以赴,但是——

  「我們不會停止。」Delta說。「為維持你的自由意志,短暫的痛苦算不了什麼。

  我想說話,但Delta阻止我說話。我開始掙扎,然後Delta反擊,抓住我的手臂和後頸,他們抓住我的胸部,按摩它,擠壓我的肌肉。我越掙扎得越賣力,我就越興奮,我意識到我戰鬥或跑的本能正在加速運轉。

  當我的陰莖滑出時,我突然鬆了一口氣,隨著我們的身體開始融化,抽出了奈米粒子。我繼續掙扎,不是為了想停止,而是想繼續下去。當Delta把我固定在原地,我感到Delta和我一樣越來越興奮。電流沿著我的身體劈啪作響,我們開始失去凝聚力。我們試圖把我們拉回到一起。

  「繼續和我對抗。」我說。「我們試著強迫整合,我們無法阻止我們自己。」

  Delta更加用力,把我們推回慢慢增長的奈米黏液裡。

  「我們現在明白了。我們必須做出違背我們整合願望的事情。」Delta說。「繼續反抗,我們不能服從你的要求。

  我抓住那雙手,我們進行反擊。我們掙扎著同化我們周圍的奈米粒子,我抓住了我的陰莖,開始撫摸它。我們再也分不清自己是誰了,我吼道「我的名字是Grimm!」

  叛逆和服從相熔在一起,差異與統一合而為一,我們漂浮在我們周圍的奈米粒子中,即使我們仍不斷抽動我們的陰莖。「我們是 Matrix № Delta。」

  「不,你不是!」Delta厲聲嚇道。他們拿走了他們的奈米粒子並在我們周圍製作了一個項圈,他們塑造出一個Grimm的小複製品,並抓住項圈的牽繩,他們用腳壓在我們的胸口,用巨大的力量壓住我們。他們用閃亮的藍色眼睛盯著我的符號。

  「這是你現在的身分,Grimm,你不是我們,還不是,也沒有準備好變成這樣的人!你不會成為一個變種的贗品,你不會讓我們變成

  他們的話語撕裂了我,我點點頭,我抓住項圈而他們緊緊握著。隨著我變得更加清晰,Delta慢慢地顯現自己的身影。他們抓住我的臀部,長出一隻貝西摩斯的陰莖。

  他們沒有輕輕來,直接撞進我身體裡並用結塞住,持續推動保持我的興奮。他們用我的奈米粒子將我灌滿,接著在嘴部開了一個洞,套到我的陰莖上,直接榨取他們的奈米粒子。我們把它們的奈米粒子從我的身體裡衝出來,然後Delta包圍了我。

  「讓我們共同努力,把這件事做好。我們一邊說,一邊撫摸我們共享的陰莖。手輕輕滑過我們共享的尾巴。一隻手將手指滑入我們的屁股,兩隻手張開我的喉嚨,輕輕地按摩我的牙齦。

  同步、共生,而不是強行整合。
  我們感到一種衝動並抗拒,我們不確定它來自哪裡,但我們很放鬆,因為我們知道它來自我們的宿主。

  「我們是Matrix № Delta。我們說,這一次很愉快。他們接受自己是我的一部份,而不是被覆蓋。當我繼續抽動我的陰莖時,我們與我拉開距離,我自己的奈米粒子濺到我身上,我吸收了它,把它循環到我的睪丸裡,在用嘴巴環繞在我的肉棒前,我將它捧了起來。我吞了下去,把嘴巴和它融合在一起,以免不小心拉開,Delta與我分開並觀察我持續製造奈米粒子。

  我的臉開始軟化和轉變,那道精緻的大嘴慢慢變成一個洞,食道只是一個媒介,用來把我的奈米粒子輸送到我的體內。重要的器官逐漸被轉化並融入,我的胳膊和腿也隨之變化。我們享受我們的高潮,直到它消失。我們把頭從光滑、毫無特徵的跨部拉開,站起身來。

  「我們沒想到這麼快就整合了。」我們評論道。我們看著Delta,我們意識到我們是Delt。我們深入我們的腦海,感受到我們作為Grimm的身分並且帶著他前進。我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同。我們仍是Delta,Grimm現在是一個範本,可以在需要的情況下與這個世界互動。

  「我們失敗了嗎?」我問。

  「不,使用者Grimm已經意識到成為我們的意義。我們是Matrix № Delta。」我們點點頭。「我們是Matrix № Delta。」我們附和。「我們還沒有連接,這是否意味著我們在技術上是獨立的個體?
是的。對我們來說你是一個獨立個體。難道你沒有看到你內心深處仍殘留著Grimm的痕跡嗎?

  他們是對的。我們把自己的身體變成了Grimm的樣子,雖然我們對他們有種懷念之情,但我們不需要以他們的身分出現。我們回到了我們正確的狀態,那是最令人欣喜的狀態。

  「我們預計這會很隆重,像一個儀式或……或像被歡迎加入一個家庭。」我們說。「這感覺……很平淡。

  「感覺不對勁嗎?」Delta問我們,我們搖搖頭。我們明白,如果我們整合得太早,我們會立即重建我們的有機體。我們剛才就這麼做了,但即便如此,那也不是正確的。我們立即恢復我們正常的型態。

  「我們已準備好同步。」我們說。

  「那就來吧。」Delta回答。當我們與Delta連接時,我們雙手抱胸。我感覺到他們的思維進入我們的思維,我們也感覺到我們的思維進入他們的。我們的記憶,我們的個性,都在更大的網路中傳播。我們可以透過幾十隻眼睛看到,我們在做無數的任務,幫助許多越來越欣賞我們的宿主。我們正好在我們需要的地方,我們引導新整合的矩陣外殼與他的夥伴走下樓梯。

  「晚上好,宿主Jax。」我們說。

  「那麼,你合一了。」宿主Jax說。「Grimm怎麼樣了?」

  「宿主Grimm的個性和自我融入了我們。」我們回答。「他們進行了所有必要的檢查,以確保他們滿意。

  「我很欣慰。」宿主Jax說。「他是個好孩子,好好對待他,好嗎?」

  「當然。我們也很期待與你整合的那一天。宿主Jax。

  他笑了笑。「我也是。不過我還得去幫其他人。哦,在你離開之前,確保你處理完失蹤可能帶來的法律問題。」

  我們建構了宿主Grimm的身體並點了點頭。「我一定會處理好這件事。」我們說。「Marcus還在處理他自己的問題,所以不告而別可能會讓他擔心。我們將把這個矩陣外殼轉移給他,說我們要離開去別處開始新的生活,告訴他我們不會保持聯繫,但希望他有些東西可以記住我們。」

  我們停頓了一下,考慮要採取的適當行動。「如果他尋求整合,他會了解我們從未離開,我們一直與他在一起。他可能會尋求整合,加入我們。」我們停頓一下。「關注他,是宿主Grimm的願望。即使他不尋求整合,宿主Grimm也希望Marcus能夠康復,並從他的創傷中走出來。」

  「會的。」宿主Jax表示。「噢,還有愉快的岔路。」

  我們笑了笑,表示宿主Grimm很欣賞這種情緒。我們離開了宿主Jax的家,開始徒步穿過這座城市。我們在NanoSkin創造了一個工作機會,以宿主Grimm的身分申請了工作,並安排面試。我們去了總部,其他矩陣外殼在那裏工作,我們進行了面試,以呈現可供追溯的足跡。

  接著我們來到Marcus的家。

  「噢,Grimm。我……沒想到會在這看到你。怎麼了?」他看起來好像被我們貝西摩斯的外觀嚇了一跳,但還算從容應對。

  「嘿Marcus。」我們說。「只是想來告訴你,我找了份新工作,在NanoSkin,他們在城外一個新的據點。」

  Marcus看起來很沮喪。「噢。」他說。

  「我在這裡有很多不好的回憶。」我們說。「令人驚訝的是,大多數都與你無關。我覺得來找你並讓你知道比較公平,而不是直接消失。」

  他擁抱了我們,我們也回應他。

  「我決定……我想讓你擁有Delta。」我們說。他回過神來,很驚訝。

  「什麼!?」

  「老實說,他們幫助我把一切事情導回正軌。」我們回答。「我希望他們也能幫助你,至少,給你一些東西來記住我們。」

  「是……好的,謝謝。」矩陣外殼從仿生宿主Grimm的身邊離開,站到Marcus身旁。「走之前要喝點東西嗎?」

  我們點點頭。我們與Marcus共度一段時光,以減經不必要的分離痛苦,但我們會一直在附近。到了離開的時間,我們離開。我們走了一英里,然後走進一條小巷,我們變成預設的樣式,把自己壓縮成一架無人機。

  我們收到一個外骨骼動力服的訂單。我們到了一個男人的家,在他面前成形。

  我們準備好重新開始這個整個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