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7] Delta - 實驗

創造者:deltacatalyzer
作者:Diretooth
翻譯:MichLeo
校稿:Dragon Feld、Luke Tors
此翻譯僅供閱覽,所有權歸角色的創作者與小說作者所有。
故事內容包含洗腦、催眠、身體改造、身分轉變、思想變化,
以及自慰、性交等成人內容,若無法接受請不要閱讀,
在閱讀期間若感到不適請停止觀看。


  令我震驚的是,我生存的理由完全被改變了,從單純對殘酷世界懷恨在心的堅持,到被擠壓塑造成另一個他們。
  之前,當Delta把我變成貝西摩斯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遠沒有這麼個人化,感覺遙遠又突然,創造一些東西來測試邊界,卻發現沒有任何邊界。當Delta創造我的新身體時,我感受了從開始到結束整個過程,以及我對這整個過程的認知才讓我了解到這一點。
  這使它更有意義,更自我。我以某種方式體驗了重生,使這個被我認為是自我的身體更加真實。

  我的體內完全沒有奈米粒子,Delta從我身上完全移除了,有效地撤銷了幾天來的整合進度,並重新開始。根據我的理解和經驗,創造一個新身體的過程,很像宏觀上的3D列印,使用的則是生物質成分。
  DNA是生物數據,可以透過Delta擁有的運算能力來修改和更正。
  「你知道。」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時對Delta說,我低沉的嗓音讓自己寒毛直豎。我比起前更大了,就我所知,Delta基本上是從頭用犬科和貓科動物的基因為基礎創造了我的DNA,如果有足夠的時間,我可以長得更大。「你基本上就是一個肉體之神,Delta。」
  「我們不是神。」Delta說。「我們也不喜歡這種比較。我們和你一樣受到物理定律的約束,我們只是足夠先進,可以做到過去被認為不可能的事情。
  「你基本上創造了一個完整的物種,一個從未存在過的物種。」我指出。
  「有機生物也是如此。」Delta回答。「智人犬是由犬科動物進化而來,就像犬類家族是此類動物的後代一樣。你們的同類馴化了你們祖先的基因,使你們成為一個新的物種。你們的社會足夠先進,以至於——沒有我們,你們仍然有能力從頭開始創造一個新物種——這樣的研究已經發展多年。
  「是啊,但……」
  「我們不是神,Grimm。請不要把我們當作崇拜的對象。

  我意識到我已經將Delta當做一個神一般的存在,對他們的看法也開始扭曲。Delta是科學的奇蹟,他們完全是由科學產生的。
  「我……我想我在投射。」我意識到。「我……我的父母有宗教信仰,而我沒有。」我雙手抱胸。「我這是怎麼了?」
  「你是有限的,獨一無二的。為什麼要成為我們?」我震驚地看著Delta,但意識到他們的目的是讓我成為他們的一份子,因此我明白我需要毫無保留,毫無虛假地想要成為他們。
  「我想要成為更大事物的一部份。」我說。「但是……那不是正確的心態。我已經是它們的一部份了,但是……我仍然不高興。」我想了一會兒。「我想我真的沒有理由。我只想成為你。」
  「這是你想要的,不再是Grimm,成為Delta嗎?」他們問。
  「當我們圍坐在桌子旁時,我們並沒有同步,但我們是一體的。」我說。「我還沒有完成,但與此同時,感覺是對的。像這樣的感覺是對的。」我看著我的雙手,握緊了它。「我可以把你送走,過上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快樂、更好的生活,我不會真的想念你,但我知道我會後悔沒有一路走下去。」

  我們沉默片刻,然後我問道「Delta,你之前一定融合過宗教人士……」
  「正如我們不是神一樣,我們也沒有觀察到任何神。我們沒有崇拜或褻瀆,不是出於對此類的藐視,而是出於我們對宿主的尊重,無論是潛在的還是其他的。
  「但你一定有一些看法。」
  「我們對宗教或信仰沒有意見。當我們希望他們成為我們時,為什麼要與我們的宿主發生衝突?
  我明白了。成為Delta以外的東西都與我,與他們的期望背道而馳。
  宗教、信仰……我確信,如果Delta確實遇到任何神靈,他們會更有興趣為祂們造冊,如果可能的話,提供同化——不是出於成為神靈的目的,而是這就是他們的做法。
  「我想……」我說,撫摸著我的角,感受著骨頭上的稜線,它粗造的質地,那單調的椎尖。「我想我已經厭倦擔心這些了。」
  「我們要開始校準嗎?」Delta問說。
  「等等。」我說。「我想再體驗一下,一個人,等我準備好了再告訴你。」我看了他們一眼。「可以嗎?」
  「你的問題意味著我們不在乎你的意見。」我看得出來Delta被逗樂了,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能感覺到肺部在擴張,唯一的侷限是我胸腔的大小。我周圍的世界聞起來一樣,感覺一樣,但它處於一個全新的環境中。我慢慢吐氣,然後又吸了一口。我堅韌、毛茸茸的毛皮緊緊地覆蓋著我的腹部與胸部,我觸摸著我的胸肌、腹肌,按摩著柔軟脂肪層下堅若磐石的肌肉組織。

  過了一會兒,我的肺開始灼燒,我慢慢釋放。我的爪子穿過我深灰色,又短又柔軟的毛皮——這是遊戲中的貝西摩斯所沒有的設計,為了配合我的喜好——然後把我的手放在脖子上。
  厚實、緊繃的肌肉,我能感覺到一些從皮膚底下冒出來的血管。鬃毛從我的頭頂沿著脖子後側傾洩而下,稍微轉動,就能看到它沿著我的背部延伸到尾巴。我咧嘴一笑,期待著能繼續探索這個方向。
  伸手抓住我的鼻子,粗短的長度顯示了我新生的貓科動物部分,感覺我兩個大尖牙從我的上唇中探出,我忍不住做出猙獰的表情,露出它完整的長度。我笑著搓弄著下巴底部長出的毛簇。
  令人畏懼又著迷

  我在倒影中看著我橙色的眼睛——這是受到Delta影響的一個微妙跡象。我用爪子穿過鬃毛,享受如絲綢般滑順的質感,這與我還是狼時的毛皮沒什麼兩樣。我看著自己的雙手,大而有力,爪子又粗又尖。當我張開喉嚨時,我有了個想法。
  我所有的牙齒都很鋒利,顯然是為了吃肉,我又長又尖的舌頭滑出來,捲在我的手指上。它本身沒有靈活到足以打結,但對於我的一些想法來說已經足夠了。

  我低下頭,簡單的看了看我帶鞘的陰莖,決定把這裡的探索留到之後。我繼續往下看,看著我的腿,犬科動物和貓科動物間最大的差別在於我們如何處理我們的耐力。一般來說,貓科動物是伏擊捕食者,喜歡出奇不意地捕捉獵物,而犬科動物喜歡追趕我們的獵物。我們的祖先學會了一起打獵,狼驅趕獵物進入伏擊中的獅子或老虎口中。

  我覺得我擁有兩全其美的優勢,那種想要奔跑的衝動,以及一種讓別人措手不及的耐心。我轉過身,看著自己的尾巴,粗壯蜿蜒,它的搖擺很像貓科動物,但也許沒那麼靈活。我把它移近我的身體,摸了摸牠的毛,我打了個寒顫,它比我預期的要敏感得多。

  我訝異陰莖從鞘中探了出來,沒有意識到自己被喚醒了,但現在我注意到了,這是有道理的。我輕輕地笑了笑,那深沉的低音讓我聯想到滾落的岩石。
  我輕輕地用拇指指間按了按陰莖尖端,像犬科一樣的錐形,在它滑更多出來時,我注意到下面有一個輕微的凸起,與貓科的倒鉤一樣。用手指撫摸它們,既不覺得痛也不會讓人不快。

  我繼續逗弄它,更多部分滑了出來,遠遠超出我的預期。我看了一眼Delta,想知道這是他們的還是我的主意。他們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只是繼續觀察我。
  我的手已經比Delta大了一些,但是用一隻手握住我的陰莖,還只有幾釐米的重疊。一個巨大,腫脹的結滑了出來。
  「如果我把這東西塞進某人身體裡,它會拔不出來的。」我說。「至少在我射完之前不會。」
  我彎腰坐下來,輕易地將它放進嘴裡,我用舌頭盤住它開始吸允,隨著我輕輕地安摩肉棒,我的興奮開始增強。我捧著碩大而充盈的睪丸,感覺全一陣顫抖。當我即將到達頂峰時,我考慮過停止並讓自己從高潮冷靜下來,但是……
  好吧,我必須知道。

  我將自己推到巔峰,立刻感覺到我的肉棒跳動。精液幾乎是猛烈地射出,我調整自己把它吞下。一、二、三……每次噴射,我的性高潮似乎只會加劇。六、七、八……變得勢不可擋,我掙扎著跟上。
  十二、十三、十四……
  當我的精液灑在我的頭上和胸口時,我抽出來,喘著粗氣。我覺得我的性高潮達到我幾乎無法思考的地步。
  我嚎叫起來。慢慢地,漸漸地,我開始平復下來,對自己被自己的精液覆蓋感到驚訝和有些沮喪——同時,又對自己的量感到自豪

  「需要,呃……需要一些生物質嗎,Delta?」我問。
  Delta一言不發地把我清理乾淨,我確信那是我的選擇,在某個方面,如果不是的話,我也沒有特別後悔。
  我站起來摸了摸胸口,笑了笑。
  「我知道你想要。」我調侃地說。「來吧。」
  Delta伸手摸了摸我的身體。他們沒有液化或是以其他方法試圖覆蓋我,他們只是檢查我,觀察我每一條肌肉組織的邊界,每一個他們能找到的表面。他們從我的腿開始,讓我坐下,抓住我的腳。他們握住並按摩我的腳掌,擠壓每個肉墊,測試觸發疼痛所需的壓力。
  我張開腳趾,Delta將手指夾在每個腳趾之間——固定它們來活動每個趾節。他們對我的另一隻腳作了同樣的事情,用拇指戳我的腳趾爪,以衡量他們的外骨骼完整度。趾爪輕鬆地劃了進去,Delta的符號閃著驚訝的紅光。

  他們沿著我的腿向上爬,觸摸我的雙腳,來到我的腳踝,沿著脛骨和膝蓋,直到我的跨下。我突然意識到我的大腿間有個……
  他們靜靜地戲弄我的跨下,並以驚人的效率逗弄和按摩它,直到我再次開始高潮。他們抑制了我射精的強度,並輕鬆地跟上射精的量。
  「看來我們把你做得特別勇猛。」Delta觀察到。
  「那不是故意的?!」我嚇了一跳問道。
  「是的。我們已經做出調整,以在特定濃度下停止精子生產,以防止睪丸損傷。」他們回答說。「你想把最大值往下調整嗎?你似乎很喜歡這個量,我們想知道這個量是否會被認為是令人不安或無法控制的。
  「保持原樣。」我說。
  「記錄已更改。」Delta讓我轉身,我照做了。他們檢查我的尾巴,撫摸著鬃毛周圍的敏感區域。然後他們抬起我的尾巴,將一個奈米構造物插進我的肛門。我喘了口氣。
  「沒有發現異常。
  「你這是故意的!」我怒吼。
  「正確。我們希望檢測到異常狀況,一切都按預期順利進行。」突然的震動讓我倒吸一口氣。「前列腺反應正常。
  他們拉出來繼續檢查,觸摸我的背部和胸部,感覺沿著手臂,觸摸和扭動我每根手指。這是……令人開心的,我沒有意識到我想要這樣的感覺——沒有性慾,只有……親密感

  Delta繼續沿著我的肩膀和脖子,感覺並觸碰它們,我注意到他們的手指擦過我的下巴會讓我不由自主地向前傾。Delta在我的下巴上蹭了一會兒,然後摸了摸我的頭,檢查我的耳朵,探查了內部。
  「檢測到輕微缺陷。正在修正。」他們摸了摸我的臉,揉了揉我的眼睛,再捏捏我的鼻子,檢查我的鼻竇。他們指示我張開嘴巴,他們打開我的臉頰,握住並朝里看。
  「初步檢查完成。我們將等待校準。由您自行決定。
  他們離開了,我坐直身體。「你知道……我從沒有那樣的感覺。」
  「什麼方面?」Delta問道。
  「溫柔,又親密……那很棒。」
  「注意到了這一現象。我們將在同步中作進一步的調查。
  說到這。「我想我已經準備好進行校準了。」

  Delta點點頭,它們擴大到我的大小,從後面接近我。它們緊貼著我,光滑的跨部貼著我尾巴的上端。我張開雙臂,Delta開始包圍我,他們的奈米粒子滲入每個手指和手臂。金屬鍍層成形,提高了我的觸覺。Delta隨後包住我的雙腿,然後我感到他們的奈米粒子從我的尾巴底部湧出,在尾巴上蔓延,觸覺隨著蔓延變得越來越強烈。我喘著氣,我的陰莖再次彈出來,當一個廢棄物再利用矩陣滑進我的屁股時,我的興奮感越來越強烈。

  Delta包裹了我的陰莖,開始滲入我的尿道,我能感覺到他們在我的軀幹上成形,向我的深處滲透。當他們在我的脖子上散開,我的呼吸加速了,金屬下顎滑動並附著在我身上。當Delta的臉覆蓋在我臉上時,金屬纏繞在我的角上。
  他們還沒完成。

  奈米粒子進到我的嘴裡並流下我的食道,我的嘴唇,我的陰莖尖段和我肛門的括約肌開始有一種刺痛感,向內擴散的速度開始減慢。我沒有意識到我非常渴望開始整合和轉換,我越來越需要抓住我的陰莖,我能夠壓倒Delta,剛好可以壓住他撫摸他。
  我跪在地上喘著粗氣,我的神經因敏感性提高而灼燒,最輕微的接觸也遠遠超出我的經歷。

  手淫已經不夠了,我需要填滿一個洞,我跌跌撞撞地走到門口,因渴求而顫抖。我看到Jax,但我想做的事情極度危險,我不能就這樣對他,考慮到我不斷增長的需求,這對他來說可能很危險。
  他靠近我,向我伸出手,在Delta賦予的控制權下,我開始脫掉他的衣服。他可以用一句話阻止我——用一個想法將我束縛。我抓住他的臀部,小心地將我的陰莖滑入他的屁股。我開始用力推,先是緩慢,然後逐漸用力。
  無論是我的力量或是粗暴的動作,任何人都可能會受傷。但Jax很堅強,很冷靜,甚至似乎很享受。我感到我的結打在他的屁股上,小心翼翼地不要太用力插入。
  可是他移動的時候,吞了我的結。我嘗試拔出來,但它被卡住了。

  「放輕鬆,朋友。」Jax說。「沒有什麼是我沒經歷過的。」
  他看著我的眼睛,輕輕撫摸我的下巴。愉悅的刺痛感驅使我朝更深處推進。我開始射精,咆嘯著,因為一波強過一波的高潮開始強烈到讓我不安,然後逐漸減弱下來。
  當我滑出來時,我倒吸一口氣。
  「太敏感了?」他問。
  Delta沒有回應,就我所知,他們被過度刺激了。「他們沒事吧?」我問。
  「他們沒事的。」他回答。「一次太多資料,我猜他們貪心了。」他給了我一個擔心的眼神。「還好嗎?Delta不常這麼努力。」
  「我想這是混合了我下意識不耐煩地想要完成校準,而Delta默許的結果,沒有想到會變成這樣。」我說。「謝謝你,呃,我想你為我們做出一些犧牲。」

  Jax聳了聳肩。「剛開始會很激烈,不容易控制,但一段時間後你就會開始倦怠了。到了那時候,你通常就已經很融入,不會真的變得飢渴。」他笑了笑。「不過,雖然是一時衝動,而且是完全無意的,但那還是很棒。我不會拒絕再一回合。」
  我感覺到Delta重新上線了,他們檢查了我的身體,然後說。「校準完成。
  他們與我分開,步伐不穩,好像喝醉一樣。「我們需要時間來處理新的資料。」我扶住他們,把他們帶到餐桌旁,他們靠在桌子上,開始慢慢融化。
  這看起來很詭異。
  「看來他們已經開始失去所有凝聚力。」Jax說,他的聲音裡有種擔憂的語氣。「屋頂上有一個舊水箱,他們可以在那裏放鬆。只要走上一層樓梯,門沒鎖。」
  我點點頭,抱起Delta,他開始主動拉回自己的奈米粒子,避免散落一地。當我們爬上樓梯時,他們問我「你還好嗎,Grimm?」他們的聲調不同。不像是他們的聲音改變了,更像是掙扎地正常說話。「我很好。」我回答說。
  「我們很高興。我們應該更謹慎行事。我們很抱歉。」我爬到了水箱上。「只要把我們丟進水箱裡。我們會沒事的。」

  我爬進水箱,輕輕地把Delta放下。他們的符號在融化成一攤奈米粒子前短暫地出現在他們的臉上。水箱內部很大,足以容納數百加侖的液體,儘管我注意到排水管被焊死了。我感到輕微的顫抖,看著Delta,他突然噴出奈米粒子,就像有人挖破了加壓水管一樣,水箱開始迅速地被裝滿,我被水流沖走了。

  起初我試圖漂浮,但奈米粒子不是本質上的液體,他們像沙子,只是細微了無數倍,在奈米的尺度上。你不可能在這種東西中漂浮,至少不容易。
  我向下沉,奈米粒子流進我的鼻孔和嘴巴。起初我有點驚慌失措,以為我會窒息,但即使有那麼多奈米粒子湧入我體內,我還是能夠呼吸——或者說,我感覺到呼吸的感覺,儘管我的肺部被淹沒,無法動彈。

  (我們扶住你了。)Delta在我腦海裡說話。(目前我們缺乏必要的凝聚力來幫你脫離水箱,但我們可以讓你感到舒適。
  我幾乎感受不到重量,漂浮在Delta中,就像我漂浮在溫暖的黑暗中,是廣闊深淵中的一粒塵埃。這是Delta完全解壓縮的樣子。我的一部份想要溶解並散佈到奈米粒子中,但我清楚地感覺到我還沒完全準備好。

  我感到Delta在我周圍變稠,他們的奈米粒子形成了複雜的鍵鍊,使他們從沙子變成了液體。與焦油非常相似,但我發現那是一種愉快的感覺。
  (我們將開始處理數據。你可能會經歷短暫的連結。
  我慢慢地點了點頭,感覺自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