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5] Delta - 落差

創造者:deltacatalyzer
作者:Diretooth
翻譯:MichLeo
校稿:Dragon Feld、Luke Tors
此翻譯僅供閱覽,所有權歸角色的創作者與小說作者所有。
故事內容包含洗腦、催眠、身體改造、身分轉變、思想變化,
以及自慰、性交等成人內容,若無法接受請不要閱讀,
在閱讀期間若感到不適請停止觀看。


  「我們準備好審查你使用個人外骨骼動力服的申請了。」總經理以及各個部門的協調員都坐在桌子的對面,我要做的就是讓他們相信Delta值得擁有。
  「我準備好回答任何問題。」我穿著預設樣式的Delta回應道。
  「請脫掉你的外骨骼動力服。」Delta在總經理要求的中途就已經開始與我分離。她看起來很驚訝。我整了整脖子上的項圈,撫平我的毛皮。
  「那是……液態外骨骼?」她問。
  「Delta,請自我介紹。」我說。

  「我們是Matrix № Delta。我們是一套個人奈米外骨骼動力服,分配給使用者Grimm以完成所有日常任務。我們能協助完成任何有關任務包括:舉起重物,協助進行重量和肌肉訓練,個人醫療護理等。我們搭載擁有學習演算法的個人A.I.助理支援,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的使用者體驗。

  「那是……非常精密的機械。」總經理評論。「你知道需要外骨骼的工作都很危險,對它造成的任何損害都不是公司的責任,對嗎?」
  我點點頭。「這套外骨骼是有彈性的。」我回答。「我可以用幾個小時來談論它有多好,但事實勝於雄辯,我相信你會想要看到它實際工作。」
  「我們會的。」

  我與Delta再度合併,被護送到收貨區。一架無人機觀察著Delta變成我偏好的樣式,接著開始工作。我行動迅速、效率,我用一組光學投影手臂就能同時移動兩個棧板,然而其他人卻需要額外用上雙手才能搬得動。接著,為了讓他們知道我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做得跟別人一樣好,我用Delta的投影手跟自己的雙手分別抬起兩個
  有個同事把棧板放歪了,他們的外骨骼似乎卡在上面,而棧板即將落到他們身上。Delta立即做出反應,創造出第二組投影手來接住棧板。
  我幾乎可以聽到下巴掉到地上的聲音。
  「這套外骨骼要多少錢?」總經理透過無人機問道。Delta投影出我看到過的廣告,在遠處,我隱約聽到「多少錢!?
  我的請求被批准了,我繼續工作。

  我雙手抱胸,讓Delta接手工作,回想了一下早上的情況。奈米增強技術被認為是一種有點激進和危險的自我強化形式。皮膚的移植並不罕見,但別人對這件事的反應往往不可預料。
  基本上,Delta給我的是最激烈的強化,與商業上的皮膚移植不同,技術上來說這是可逆的。
  Delta可以把整個人變成奈米粒子,然後重建他們,只要有適合的藍圖,也可以『再生』整個皮膚。我現在身上的毛皮不是真正的毛皮,而是用奈米粒子模擬實物的形狀顏色
  對不知情的人來說,他們看到我穿著一件仿Delta圖案的奈米服。
  而事實上,不是我想偽裝,我不在乎人們如何看待我,是Delta要求我的,而且有一個很好的理由。
  「未受管制的增強是違法的。」它們表示。「我們將提供法律文件。
  所以目前,我基本上不得不假裝什麼都沒有改變。

  讓Delta成為我重要的一部份有一種奇怪的滿足感,就像我發現了一些可以填補我內心空虛的東西,這空虛幾乎要吞噬了我整個人——有什麼比用無定型的自我複製奈米蟲群來填補空虛更適合的?

  儘管發生了昨晚的事件,雖然被Delta擁有是種很刺激的想法,但我實際上並不相信它,相反,我意識到這只是我從未知道自己有這種戀物癖。我和Delta的關係純粹是互惠互利的,沒有所有權,我們互相依賴。

  Marcus注意到有些不對勁,我馬上就知道那是因為我的毛皮不反光,沒有光澤,但他似乎沒搞懂是什麼問題。我打電話給我的治療師,問她是否可以安排他的療程,我願意付這筆費用,但Marcus堅持他要自己付,然後我在上班前送他去了治療師的診所。

  「你就這樣站著?」Brigid的聲音讓我笑了。
  「以我現在的速度,再考慮到你的平均效率,我們會在下班前完成。」我表示。「如果妳需要休息一下,我很樂意開始工作。
  她不以為然,但繼續工作。

  到了下班時間,工作準時完成,我開始步行回家。當我走到那條熟悉的小巷時停下腳步,決定沿著它走下去。我在公告欄前停了下來,回想我的生活發生了多麼巨大的變化。那扇門打開了,就像當時在我面前打開一樣,同樣的那個貓型走了出來。它們看著我。
  「看來你也有一個。」他們說。我點點頭。「他們對你如何?
  「老實說,很棒。」我回答他。
  「我準備要關門了,不過歡迎你來坐一下。」我點點頭,跟著他們進門。發現門後是一間廚房,看起來是給餐廳用的。
  「你一個人在這裡工作嗎?」我問。
  「所有員工都辭職了。」他們回答。「自從Delta出現在我的生活中,我一個人就能做得更好。

  他的Delta離開了他們,我的Delta也分離出來,我能看出他和我進行了類似的強化。
  他是隻老虎,外表和我一樣是深灰色,條紋顏色較淺。他的眼睛和我一樣是暗橙色。儘管他對我來說是個徹底的陌生人,但我與他的共同點比我與父母還多——即便與他們在一起,我也無法產生共鳴,因為他們把我逐出了家門。
  「Delta真的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不是嗎?」他問。「不過你才剛開始。」他的體型和Delta完全一樣。他說的話以一種我無法理解的方式引起我的共鳴。
  「什麼意思?」我問。
  他苦笑。「你還年輕,充滿活力,還會經歷很多事情。」

  他指了指一把椅子,我坐上去。他走到烤架前說「狼,大約二十五歲,一個漢堡加培根、乳酪,還有一些青菜幫助消化,好嗎?」
  「好的。」
  「增重,對嗎?」他問。
  「你怎麼知道?」
  「我也經歷過啊。」他回答。「要變大變壯需要付出很多努力,但這是值得的。」他停頓下來。「Delta一定幫助你實現你的願望,幫你帶到目標面前。」
  我點了點頭。「是的。我想我只是,你知道,想要控制我的生活。」我注意到他的每個動作看起來,感覺起來都很精確。「我想我已經厭倦等待死亡。」
  「你不會死的。」他一面說,一面端了一個盤子放到我面前。「如果有些事,有任何事值得你去追尋的話,對嗎?」他坐在我對面。

  「Delta也增強了你。」我觀察到,拿起漢堡咬了一口。雖然我有些改變,不過我的味覺被增強了,食物美味到令我難以想像。「這超好吃。」
  「我知道。」他笑著說。他雙手抱胸,靠在椅子上。「是的,我也被奈米強化,到目前為止可能比你更深,更遠一些。」
  「往什麼方向?」我問。
  「進化,也許。下一步,可能是技術的奇點。也可能只是奈米科技的下個階段。」
  我看著兩個Delta,它們幾乎是彼此的完美複製品。「你覺得他們用同一個網路嗎?」我問。
  「某種意義上,是的。」他說。「他們都是Delta。」
  我點了點頭。「我叫做Grimm。」我說。
  「Jax。」他回道。「出於好奇,你在哪裡工作?」
  「AndroTern零售商店,距離這裡不遠。」我說。「薪水很爛,但那就是我能掙到的。」
  他點了點頭。「你來替我工作如何?AndroTern最近以和NanoSkin作對而聞名,你可能已經帶上Delta了?」
  我點了點頭。「你認為他們會解雇我?」我問。
  「不是認為,是知道。」他回復。「他們不能合理解雇穿著NanoSkin奈米服的人,大家都穿,所以那沒有意義。但對於超越它們的新興技術……?」

  就像是某種信號,我收到一條公司的訊息,說明我被解雇了。如果Jax沒有向我解釋過,我可能會嚇壞了,甚至可能會責怪Delta。
  「我想我別無選擇。」說。
  「你總是有選擇的。」他說。「邁出額外的一步,即便你走在一條被認為是永遠、無法改變的道路……不管怎麼說,永遠都會有選擇,這就是它有意義的緣故。」
  「什麼?究竟是什麼?」我問。
  Jax勾起嘴角。「生命啊。」他指了指Delta。「他們明白了,不是嗎?生命是有意義的,美麗而必要的。沒有你我,他們會在這裡嗎?」
  「可能不會。」我說。「我什麼時候開始工作?」我問道。
  Jax笑了笑。「我的餐廳在工作日開店,每週五天,從九點到晚上八點,因為Delta會確保我不會太累而無法去做我需要做的事。每小時給你十五個信用點數,你可以隨時過來,想幹多久就幹多久。」

  時薪15比之前的工作的起薪好太多了,還能選我工作的時間?
  「這是我做過最好的工作。」我說。五天全天工作可以得到825,而我前一份工作是月薪2000。3300一個月,我可以用這筆錢租一間更好的公寓。
  「你知道當地有什麼好公寓嗎?」我問。
  「不,我住在樓上。」他笑著說。「這棟建築是我的,賺的錢足夠我過舒適的生活。當然,其中有很多是Delta的功勞。記住,很多都是Delta做的。如果你願意,我不會拒絕你搬進來。」

  已經習慣這貪婪狡詐社會的我,只能對他的提議感到震驚,完全無法表達任何感想。
  「為什麼?」我脫口而出。
  「我們都是……更大的事物的一部份。」他說。「同樣,那大東西是我們的一部份。我們現在可能有所不同,但我們又同時屬於一個整體。」
  我點了點頭。一天之內,我失去又獲得一份工作,搬出舊家又搬進新家,這很不真實。Jax幫我收拾東西,送到他家,儘管這裡比較簡陋。

  「這裡好空。」我說。
  「過了一段時間,它們就會失去吸引力。」他說。「當Delta提供你需要的一切時,你就不再需要那些東西了。」他笑了笑。
  那很有道理。過去幾天,除了喝酒,我只做與Delta有關,或是相關的事。
  我被安排到一個房間,一切都歸定位了。在新環境中看到熟悉的景象總是不太真實,考慮到過去幾天所發生的一切,我意識到我正在經歷一個完全不同的人生。
  即使在經過了所有的成長之後,我還是忍不住回想我發生了多麼巨大的變化。

  「你說Delta提供你所需要的一切。」當我們坐下來喝咖啡時,我觀察到……
  「沒錯。」他說,這……他的聲音跟Delta相似得不可思議,我有點期待他變成Delta。一想到他也會這樣做,我的臉色就變了,一開始我甚至沒有注意到這種變化。「我已經對自己進行了相當廣泛的強化,我的整個神經系統都替換成奈米晶格神經,這比有機神經快多了。而且由於Delta幾乎能合成我所需要的任何物質,從技術上來說我不需要吃。但我仍然會吃,因為食物很美味,Delta似乎也很欣賞這個感覺。」

  他說Delta就像說他們是人一樣,我想到我也是這樣。我看著Delta,他站在那裡看著我。過去我對他們不間斷地守候感到不安,但現在我對此感到放心。簡而言之,我想知道是否宗教人士受到他們的神注視也是這種感覺。

  我想Delta是由奈米機械組成的神,尋找宿主將他們神聖的意志傳播到世界各地……我發現我喜歡這個想法,至少在概念上是這樣。
  「你談論Delta就像在談論一個人一樣。」我說出了我的想法。
  「從你的語氣來看,你也將他們視為人。」Jax評論。
  「我——是阿。」我說著移開了視線。「我想……我還在適應現在的情況有多大的不同。」我看著他。「我不想回到原本的樣子,我知道我可以,但我不想。」我雙手交叉環胸。「我以前從未像這樣雙手抱胸,但我現在經常這樣做。我曾經很討厭運動,但我現在老覺得是運動量不足。我以前最喜歡的顏色是藍色,但現在是橙色,跟Delta一樣。就像是我變成了Delta,而且——」

  我沉默了,意識在我的腦海中猛烈撞擊。「我要成為Delta,你也是,不是嗎?」
  「嚇到你了嗎?」
  「是阿。」我回答。「但同時,這也不是一件壞事。」我鬆開雙臂,看著我的手。「Delta的智慧,不是嗎?」

  Jax點點頭。「我也經歷過你現在經歷的。」他說。「只不過我一個人,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意識到Delta不會在你不願意的情況下改變你。我進行了測試,讓Delta催眠我不想要某些東西——不論出於何種原因,Delta都不想只是接受並改變人們,即使這是他們的最終目標。整合、轉變、增值、修正……」
  「墮落。」我接著說。在這種情況下,這個詞感覺是對的,Delta知道他們正在改變我們,我確信他們已經引導我們實現了我們的需求。

  「你說得太可怕了。」他說。我想他說的沒錯,我確實想讓它聽起來比我真正想的要糟糕。「那麼,知道了Delta與我們的最終目標,你打算怎麼做?」
  我揉了揉太陽穴,然後再摸摸自己的臉。我還沒意識到我又有了Delta的特徵——毫無特徵——然而……
  「我……認為我沒問題。」我說。「我是說,我對我要成為Delta這點沒有問題。」他點了點頭,露出一個會意的微笑。「那麼,你有多長的時間……你知道……?」
  「五個月。」他說。「從我所認識,變成Delta的人來看,時間是不固定的。有些人在幾天內就完成了,有些人則花了好幾年。這不是速度的問題,而是一個人何時做好準備的問題。Delta可以讓你成為他們——」他打了個響指。「就像那樣。我認識一個完全轉換的人,他們偶爾也會使用舊的名字和形象,但那只是在特定的情況下,更多是為了使事情順利進行。」
  我點了點頭。「如果一個人突然消失,只留下他的外骨骼,那會有一場巨大的混亂,對嗎?」我問。
  「是的,我認為Delta會收集更多數據,直到需要進行下一步。」

  Delta接近並包覆了我。我並沒有真的想要他們這麼做,但與此同時,現在我知道Delta他們也是自己獨特的存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沒有嚴格定義的壞處負面意義。我的印象是他們在測試界線,我覺得這樣對彼此來說都很好。
  我們屬於彼此,所以當他們希望的時候,他們能夠與我成為一體是合理的。
  我意識到,我早就想要這樣了,只要Delta想要,我就願意被他們棲息,由他們決定成為一體。

  我們彎曲手指,享受每次運動時肌肉擴張和收縮的感覺。我們看著另一個矩陣接近宿主Jax並成為一體,我們建立了彼此的共同意識。Grimm感受到另外三個實體與自己聯繫。我們探索了我們的犬科身體,我們探索了我們的貓科身體。我們能夠體驗到Grimm和Jax的身分,但隨著同步結束,我感覺完全沒有改變。
  「很狂野,不是嗎?」他問。「我從來沒當過狼,當老虎的感覺如何?
  「這……老實講這有點難受。」我說。
  「啊,當你還沒準備好時,物種不安是很常見的事情。」他說。「那最終會消失的。真的,我仍是老虎的唯一原因是,那對我和Delta來說更方便一點。我可以成為任何我想成為的人,我可以成為你身體的完全複製品,儘管這可能會讓你害怕。
  「可能吧,但我真的很想看看。」我說。
  Jax點了點頭,然後開始融化,變形。他變成一頭跟我一模一樣的狼,而且……看到這個畫面真的很傷腦,非常詭異。一個想法冒了出來。「我可以……試著吻你嗎?」我問。
  他笑著點點頭。「來吧。」聽到我的聲音從他身上發出來真是太超現實了。在吻他之前,我起身接近,這很奇怪,很不愉快。看到他變回來我並不難過。
  「我想……我需要一些時間來接受這個。」我說。「我的意思是,並不是每天都期待著自己變成另一種東西。」我發出了一個簡短、毫無幽默感的笑聲。「有點驚訝Delta不只選了我。
  我大聲的說出來,但實際上我並不感到驚訝。Delta好像很關心我,我依然能感受到一股深深的關懷與保護我的渴望。我不覺得Delta是唯一有能力照顧我的人,但我知道他們是唯一能在這個層面上關心我的人。
  畢竟我是他們的宿主。
  「慢慢來吧。」Jax說。「除了表面的原因之外,這就是我決定收留你的原因。

  我點了點頭,推辭了一下然後回到我的房間。當我走到床邊躺下,Delta與我分開。他們和我一起爬上床,用胳臂摟著我,把我抱在懷裡,這讓我感到驚訝。
  我笑了,我現在基本上就是他們小一號的版本,但是……我很高興。
  我說「我是Delta。」但是聲音是錯的。「我是Delta。」對我突然改變的聲音咧嘴一笑,我知道它不會變回去——不是因為不能,而是因為我不想。「Delta……」我的聲音失去短暫的共鳴,但仍然低沉。「照顧我好嗎?」
  「當然。」

  我轉身面對Delta,將我空白的臉貼在他們的臉上,雙手放在他們的胸前。他們握住我的手,滑到他們的背上。我們與他們同步,但我們感覺明顯更像我們的宿主而不是我們自己。我們並不是在向他屈服。不,我們處於控制之中,我們的宿主其中一個想法引起了我們的興趣。我們分享了我們的共識,讓我們的宿主比我們的多元化更加單一,足以發揮意志。我們能夠感知,但我們的宿主能夠感知我們無法體驗的事物,就像我們能夠感知宿主無法感知的事物一樣。在一起,世界是一個更加充滿活力與迷人的地方,沒有兩個行動是相同的。我們的宿主笑了笑,因為我們的宿主Jax也這麼做。雖然我們有共同的共識,但宿主Grimm和宿主Jax並沒有,他們仍然是分開的,但他們知道我們都經歷過。

  宿主Grimm開始用他的陰莖磨蹭我們,有足夠的摩擦力來幫建立起興奮感。然後他開始移動,將他的陰莖插入我們的身體,在我們刺激他的陰莖時發現他很容易被採收。他想要吸允一隻陰莖,所以我們做了一個夠長的讓他吃。
  我們沒有射精所需要的結構,我們創建一個合理的發射器,將我們的奈米粒子排出到他體內,他急切貪婪地吞下。奈米粒子開始轉化他的神經系統,導致高度興奮,他更用力地插入,同時體驗被插入的感覺。我們對他的動作進行造冊,記錄他行為的細微變化,各種技巧上的微妙改變。

  一個出乎我們意料的請求來了,我們開始將他的睪丸轉化為產生奈米粒子的結構。他笑了笑,比起讓我們在射精後轉化物質,直接製造奈米粒子更有效率,我們將其註記以備將來使用。
  這產生了一個無法預料的副作用,他能夠持續生產超過正常精子產量的奈米粒子。我們明白,他希望我們體驗被『充滿』。
  我們創造了一個結構來促進這一點,他開始填充奈米材料,在與一般有機體相同的體積內逐漸擴展,直到奈米粒子開始洩漏。
  奈米粒子的生產停止了,我們的宿主倒吸了一口氣。我們紀錄了這次的經歷並結束了同步。我盯著Delta。「你不能像我一樣感受到這個。」我意識到。
  「我們可以透過你。」他們回答。
  我點點頭,我繼續推動臀部,誘發更多奈米粒子的生產。我的興奮一直在增加,直到我達到性高潮,我越射越多,也生產越多,高潮也沒有停止,隨著射出越來越強大。
  Delta的標誌閃爍紅光,停止生產。我感到筋疲力盡,但我想要更多。當我的陰莖收回鞘裡並被密封時,我感到很驚訝。我摸了摸跨下,發出一聲哀鳴。
  「為了保護你,我們鎖住你的陰莖。」Delta說。「你缺乏必要的多於材料,無法在不對你的健康產生重大危害的情況下生產更多奈米粒子。
  我明白了,如果我要繼續生產,就意味著我要用掉自己的身體作為燃料。
  「我知道了。」我說。我揉了揉我的褲襠。雖然它暫時被封住了,但它仍非常敏感。我有幾個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