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2] Delta - 個人化

創造者:deltacatalyzer
作者:Diretooth
翻譯:MichLeo
校稿:Dragon Feld、Luke Tors
此翻譯僅供閱覽,所有權歸角色的創作者與小說作者所有。
故事內容包含洗腦、催眠、身體改造、身分轉變、思想變化,
以及自慰、性交等成人內容,若無法接受請不要閱讀,
在閱讀期間若感到不適請停止觀看。


  雨點敲打在窗戶上的聲音將我吵醒。
  每滴雨水柔和的聲音都給我帶來平靜的感覺,在這巨大且繁忙的城市中是難得的寧靜。

  深吸一口氣坐了起來,被站在床尾的大塊頭嚇了一跳。我花了一點時間才想起我前一天才購買的外骨骼動力服,以及隨之而來的相當奇怪的經歷。
  我記得最初啟動它時的恐慌,它使用催眠模式來幫助我平靜下來,接著用了更多的催眠在之後的設定中幫助我保持冷靜。對此我還是抱有一點戒心,我是說,眾所皆知,催眠會擾亂人的部分思想,我聽說過人們為了經歷更長時間的高潮使用毒品和催眠,即便把化學物質從體內清除乾淨也無法挽回那些影響。
  外骨骼動力服使用的催眠與那些大不相同,我不禁有些好奇和謹慎——畢竟,如果它能使用催眠模式來幫助我,那有什麼能阻止它來徹底傷害我?

  「早安,使用者Grimm。」它說。
  「你醒了?」我問。
  「我並不像你那樣需要睡眠,使用者Grimm。」它回答。
  「你的家庭A.I.表示今天是你的休息日,要不要繼續重量訓練?
  沒錯,在註冊後,我花了一整個晚上在房子裡搬重物,有了外骨骼,那很容易做到,然而,它已經跟我校準到一個程度,以至於我在事後仍感到有些痠痛——到了需要一個舒適溫暖的泡澡的程度。

  「如果有實際的負重物,我可能會同意。」我回覆。
  「當然。」外骨骼的右臂稍微改變了形狀,我看出來它正在用自己的奈米物質製造一個啞鈴。「這個啞鈴的重量目前是五十磅,可以根據需要調整。
  我笑著說。「好吧,令我印象深刻。」說著,我伸手去拿奈米服的衣領,坐到桌子上,這時外骨骼開口了。
  「你在穿我們的時候不需要穿奈米服。」它說,這些話讓我有點猝不及防,我看著它。
  「什麼?」我問。
  「我是一個奈米造物,就如同那個項圈所製造的奈米服。」它說「許多使用者沒有意識到他們不需要穿上奈米服來穿我們,這不是更有效率嗎?使用者Grimm?
  有那麼一陣子,我想起了Delta頭戴式顯示器裡的碎形圖案。我看了看項圈,認為技術上它說的沒錯,我不需要穿奈米服,因為無論如何它都會被同化到外骨骼中。

  「那是個很好的觀點。」我評論道。
  「可能需要進一步校準。」它說。「你想重新校準已獲得最大效率嗎?
  我知道當涉及到奈米技術時,通常需要精確的校準才能使設備完全正常運作。「是的,Delta,我想重新校準。」
  「你想要使用催眠模式來輔助重新校準的過程嗎?
  我搖搖頭。「我今天狀態很好。」我說。站起身來接近外骨骼,後者也向我靠近。

  「校準過程中請保持靜止。」它在我身邊走來走去,接著開始感受到它壓在我身上。之前,在催眠狀態下,感覺有些舒服,但在充分了解我周圍的環境後,我意識到這個過程比以前更加超現實與親密。首先,它的手在我手臂上慢慢成形,它的手臂逐漸蓋過我的手臂,就好像我們合併成一個——想到這裡就讓我感到一陣寒意。
  看到金屬鍍層在我的手臂周圍生長並成型,就像將它們鎖到定位。接下來我的腳和腿被包裹住了,然後感覺到一個奇怪的,堅硬的小點壓在我的肛門上。
  「哇噢,那是什麼?!」我愣了一下,嚇了一跳。
  「這是一個廢物再利用的矩陣。」它解釋了。「建議插入確保最大程度的清潔。
  「呃……好吧。」我說。

  外骨骼慢慢地伸進去,我能感覺到它滑進去,越來越多,漸漸變大並填滿整個空間,這似乎讓我越來越敏感。我發出一點窒息般的喘息,當奈米物質纏住我的陰莖時,我知道我勃起了。
  就好像突然有一雙手牢牢地抓住它,這種感覺完全不同於我過往的任何感受,即使奈米粒子開始滲入我的尿道,那也讓我越來越興奮。我想抓住它,但我的手臂被固定在原處。
  奈米粒子湧過我的胸膛,將它包裹起來,順著脖子向上流動,在周圍形成金屬下顎。當它們湧入我的嘴巴時,我感到不僅僅只是品嚐了奈米粒子,金屬在我四周流動,幾乎黏附在我的皮膚上。當Delta蓋住我的臉時,讓這成為永久性的想法所帶來的恐懼和興奮已經與我高潮的感覺混和在一起。

  一切都變得更加敏感,當伸手去摸胯部時,我因期待而顫抖。相比之下,Delta的手感覺幾乎太大了。

  「大一點。」我說,根本是脫口而出。「你能把它變大?
  令我驚訝的是,我勃起的陰莖周圍的奈米顆粒似乎變得更大、更長,以至於感覺起來有點滑稽,但它非常合手。我握住它開始按摩,手掌和陰莖感覺好像互相融合,那似乎更進一步增強了感覺。
  一開始是緩慢的動作逐漸加快,我變得越來越飢渴,幾乎到了我害怕Delta不允許我射的地步。

  「那就是現正發生的事。」當我倒在床上開始摩擦推擠它時,Delta說。「感官校準程式啟動。
  感覺越來越強烈,當我不斷嘗試卻一直達不到高潮時幾乎都要瘋了。接著,一剎那,我解脫了,我混和著迷戀和幸福看著我陰莖末端逐漸膨脹,就像保險套慢慢充滿一樣,直到它突然脫離然後無害地落到我的床上彈跳著。

  「噢操。」我倒吸一口氣。盯著床上的小球,我意識到——至少是被動地知道——我知道它的周長大約九英吋,也就是二十三釐米,相當於一顆棒球的大小。
  「天啊,我真的這麼做了!」我驚訝的說。我確定這絕對違反了NanoSkin的使用條款,而我最不需要的就是因為使用他們的產品而被罰款。
  「如果您擔心訴訟濫用,使用者Grimm,請注意,於感官校準中高潮在選擇不使用催眠模式輔助的使用者中很常見。」Delta說話了,它們的聲音幾乎是在……安撫我。沒有聲調變化,但我感到恐慌感開始減弱。
  「難道沒有法律禁止使用奈米技術來……好吧……」我的音量降低了點。
  「儘管有法律禁止奈米技術被濫用以謀取私利,但沒有任何法律禁止將奈米技術納入其設計。」Delta說,「當然,您閱讀了所有可用的功能,對嗎?」我可以發誓Delta在取笑我。我將它從身邊拉開,轉身面對它。

  「你不可能這麼高級。」我控訴「誰在控制這件事?我要跟你老闆說話!」
  外骨骼動力服似乎正盯著我看——當然,它臉上那個符號從來沒有離開過我。它無言地投射出一道全象投影螢幕,表明唯一與它連線的是我家的家庭A.I.。即便是基本的A.I.也很難入侵,需要數個月的時間才能正確解碼它的行為種子,並且繞過它的反駭客協議。
  不,它不可能被人控制或以其他方式操作,這意味著它是一具非常複雜的A.I.。

  幾種情緒在我的腦中掠過。恐懼、驚愕、困惑,以及最奇怪的——興奮和慾望。並不是我想和它發生關係——我確信這樣做算是濫用奈米技術,即便它是為此而設計的,或者它能夠適應——相反的,繼續使用它有一種奇怪、誘人的吸引力,我無法完全自拔。

  「Delta。」我說。「你……有沒有對我過什麼?」
  「請說明,使用者Grimm。
  「你有沒有對我進行催眠,或是對我做過什麼讓我想繼續使用你的事情?」我問。
  沒有猶豫,也沒有花費時間來解析我的問題。外骨骼動力服的說話聲調或音量也沒有任何變化——就像機器人應該表現的那樣。
  「我們沒有改變你的想法,使用者Grimm,我們沒有用任何方式導致你渴望繼續使用我們。」它表示。「我們記錄了所有催眠或改變思維的使用協議可供您查看,您希望檢視這些數據嗎?
  「傳到我手機。」我說。
  「確認執行。」我的手機嗡嗡作響,外骨骼開始伸手去拿它,我搶在它之前抓住我的手機。打開收到的文件,確認沒有任何文件表明我受到任何影響或改變——儘管我腦海中的其中一個思維認為這奇怪的狀況令人興奮。

  我關上手機,扔到我的床上——它擊中了仍在床上的球體,無害地彈開,那球體輕微的晃動。「好吧,所以……那到底是什麼?」我指著球體問。
  「一個收容協議,以確保最佳的清潔度。」Delta說。「生物質可以在使用者許可的情況下加工為奈米組件,或者存放在物質編輯器中。
  想到我的DNA會變成它們之一,這實在讓我很惱火。
  「好吧,轉換它。」我說。
  球體在停止活動前短暫地波動一下,出於好奇我將它拿起來。原以為它會柔軟堅忍,就像水球一樣,但它又硬又結實。精液實際上已經快速的被轉換了。

  我某些原始的部份,那個經常被我們指責應該感到羞愧的狼性本能,有一股想要咬它的衝動。我想到一個念頭,走到外骨骼面前,用手按了按它。堅若磐石,就像健美的肌肉,這就是球體的感覺,一顆真正的肌肉球。

  我把球放到外骨骼上,看著它在幾秒內被吸收。
  穿上它的想法在我腦海中閃過,在我這麼想的那一刻,我的手開始沉入它的胸口。當我意識到我想繼續使用這套外骨骼時,我的心跳加快了。Delta移動到我身上,奈米顆粒流過我的手臂。當我認知到這是散播恐懼的陰謀時,畏懼逐漸消散。

  「Delta。」我吞了口口水「你有什麼能力?
  「無所不能,使用者Grimm。」它們回答。
  一個想法出現在我腦中,我的臉立刻燃燒起來。

  「我……呃……你能不能……
  「我們與你的思想整合,以確保最大的效率。」它說這個詞的時候我再次想起那個碎形圖案。這是個好詞,效率。
  Delta很有效率,在它的幫助下,我也能做到。
  「你希望——?」Delta問道。
  「如果你知道我想要什麼,那就去做吧。」我打斷它,為確認所費的時間都是沒有效率的。

  我嘴裡的奈米顆粒開始發生變化。雖然它們一直附著在內部,但我能感覺到裡面正在形成某個形狀,這是我多年以來一直幻想的,秘密地幻想著的。
  我開始吸允奈米質的陰莖,當自己的陰莖也感受到同樣的動作時,我又驚又喜。意識到Delta形成了一個我的複製品,並且將我對它做的事同步到原版身上。
  我開始更用力的吸允,下半身開始緊繃抽動,我嘴裡的陰莖也隨著下半身的動作開始進進出出。
  我專注於將自己推向高潮,興奮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咬了下去,雖然我拼命咬著,但相較於此,我感覺到的壓力似乎溫和多了,但同時也讓我更飢渴。

  Delta阻止我達到高潮,我知道這是因為這次我還不想,還不是時候。我想要我經歷過最棒的射精,而我會得到它。
  Delta握住我的陰莖開始撫摸它,直到它這麼做了我才意識到我想讓它們這樣做。我屁股裡的奈米粒子開始形成另一支陰莖,也是我的,當我嘴裡那根向前推進時,它也向前推進,保持著和我一樣的韻律和節奏。

  我意識到Delta正在幫助我,防止我太過急切,而我在它們的控制之下喚醒了我內心深處某些我不知道的東西。
  我想要更多。我感覺到我的結滑了進去,就像我的結滑進我的身體一樣,我嚐到我的精液如間歇泉從我的食道裡流下來。我不知道那是奈米粒子還是我自己的精液,我也不在乎。狂喜的高潮接連地通過我身體,我能感受到自己與Delta的聯繫更加強烈。

  當我重新獲得完整的控制權時,我喘著粗氣。
  這還不是Delta能做到的極限,它們還能做得更多。
  我全都想要。
  一陣恐懼感襲來,也許我正一頭栽進一個危險的新領域,更糟糕的是,我覺得這恐懼感無所謂,因為Delta夠安全了。它並不完全安全,但對我來說足夠了。

  我坐下來,感到精疲力竭,但與此同時,我又覺得我可以做到任何事情。即便我應該,但我本質上沒有對與自己性交這件事感到羞恥。
  我打開Delta的自定義選項,如果我打算長期使用,那不妨讓它們更符合我個人的審美觀。我把橙色的高光符號改為藍色,把頭、手和腳調整得更合身一點,雖然讓Delta增加我的粗度和長度很有趣,但我不想因為有一根平均尺寸的屌而感到有所不足。
  我掙扎過要把它變小,雖然這想法和我內心想要變大的慾望幾乎背道而馳,但如果我打算透過健身來實現這個目標,那麼我需要清楚地認知自己目前的程度,而不是看著理想化版本的自己,這比我所願意承認的更加讓人沮喪。

  漸漸地,我將Delta縮小到更貼近自己的身形,矛盾的是,感覺我比之前更接近它們了,不一定是感情上,而是在一種奇怪的概念上,就像看著Delta版的自己一樣。

  「我是Delta。」我說,試著想了一下。這想法詭異到簡直讓我難以言喻。並沒有不愉快的感覺,但這不是。而我一個小小的部分希望它是。
  我起身走向浴室。原本的Delta又大又笨重,幾乎到笨拙的地步,現在我覺得我能完全掌控了,我注意到我的動作更有效率,不再有懶散的感覺,光是走路都比平常更有自信。
  我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方式感知到我周圍的環境,就像我開啟了某些以前所沒有的新感官。

  走進浴室,看著我的鏡子。
  它們更矮、更小、更瘦弱,就像貼身的動力服,鍍層更小、更薄,緊貼在我身上的金屬顎似乎也不那麼顯眼。
  Delta看起來跟我的體格和身形格格不入,沒有更好的說詞了,就好像它們不應該看起來像我一樣,就像它們只是在哄我,直到恢復預設狀態。這向我強調,至少在尺寸和肌肉方面,我想要看起來像Delta的預設樣式。

  老實說,這很令人沮喪,我很想恢復這些更動。
  Delta在與我分離後恢復預設樣式,這讓我很驚訝。它們面向我站著,雙臂交叉。
  「搞什麼啊?」我問,與其說是惱怒,不如說是出乎意料。
  「我們恢復預設樣式,以區分穿著與卸除。」Delta說。「我們理解到在緊急況下我們被誤認為使用者的潛在風險。穿著時我們會符合個人化訂製。
  我點了點頭,說的有理。畢竟,防止混淆更有效率。我揉了揉腦袋,這種對效率的執著從何而來?一個驚人的想法略過我的腦海。「Delta,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把你的奈米粒子植入我的腦袋裡?」我問。「這就是你能讀懂我想法的原因?」
  「在註冊之前你的身體裡沒有奈米粒子。」Delta說。「這僅僅是因為你很容易理解,使用者Grimm。

  如果有一個A.I.能聽起來自得意滿,那就是Delta了吧,儘管我不認為它能作到。即便Delta恢復到預設的尺寸,它仍保留了我選擇的顏色,雖然更動很小,但對我來說更個人化一點。
  「如果我要變得更強壯,我目前的個人化設置就需要改變……」我說。
  「我們會和你一起成長,使用者Grimm。」它說。「我們可以讓您變得又大又強壯,如同你想要的那樣,你需要的那樣。

  我笑道。「嗯,那我們開始吧?」我問。「我記得房間裡有個啞鈴需要被舉起來。」
  Delta籠罩了我,塑形成我的體格。一個新的想法進入我的腦海,感覺有點陌生。我將能夠看到Delta跟著我的成長而變大,這個想法奇怪地激勵了我。我不僅在增進我自己,同時也在增進Delta。

  「Delta——」我愣了一下,我忘記了我關閉讓它們和我一起說話的功能。當我說話時我應該很高興能聽到自己的聲音,但是……我打開自定義選項並切換設置。
  「Delta。」我咧嘴一笑,與我的男高音疊加的低音聽起來奇異又美麗。「有什麼讓我既安全又更有效率的鍛鍊法嗎?
  「當然,使用者Grimm。我們可以合成D-核糖補充劑,協助新陳代謝過程,進而增強肌肉的生長。我們還可以減少乳酸的堆積,以防止肌肉疲勞。這些,再加上預防和治療損傷的醫療程式,可以確保你在意志力充足的情況下穩定的鍛鍊。

  這是一種被動的緩解方案。Delta幫助我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維持穩定的鍛鍊防止我筋疲力竭,但是無聊和疲憊的混和效應導致我停下來。
  (不過。)一個危險的想法掠過我的腦海。(如果我處於一種不會感到無聊的狀態?
  「Delta……你有催眠模式可以讓我不覺得運動無聊嗎?」我低聲問道。
  「當然,使用者Grimm。」它們回答。「你願意——?收到命令。管理催眠模式。

  當Delta取得控制權時,我在眼前看到一種波浪起伏的圖案。我們走進我們的房間,其餘的思緒都慢慢安靜下來,我們聽到Delta的聲音從我們的耳邊傳來,平靜單調地如絲綢般滑進我們的耳膜,對我們說話,鼓勵我們服從我們的聲音,另一個聲音加入進來,我們對此表示歡迎我們的下巴動了動,迴響著單詞重複它們,直到只剩下這些單詞。

  我們拿起啞鈴,再製作了另一個啞鈴,然後開始舉起它們。我們調整了我們的力量已提供最大的增長潛力,穩定地移動我們的手臂,提供並直接補充ATP生產所需的分子化合物,同時吸走乳酸並將其轉化。

  我們身體所能產生的任何東西也都可以被收集和轉化,甚至我們的肌肉組織也可以被反編輯和轉化,製成所需要的確切規格,但我們沒有這樣做,宿主的自我提升,與我們一起獲得成長與力量的過程是最重要的。

  (什麼過程?)我們的想法很片面,但這個片段很快就被需要繼續鍛鍊的想法掃除了。我們大腦中的神經元失靈,威脅宿主造成恍惚狀態。我們派出奈米粒子找到這些失靈的神經元並修復,保持他們穩固,而且是完全有機的。宿主需要健康,他們也需要作出選擇的自由。
我們不會接受他們,若他們不情願。

  漸漸地,疲憊開始侵襲宿主,我們緩緩退去,恍惚感開始消退,啞鈴輕輕放下,將我們的雙手搭在我的膝上。我的頭腦感到輕鬆且清晰,儘管我感到筋疲力盡,太累了,無法回想我做的一切。我記得我連續八個小時做了各種運動,除了持續運動的慾望,很難確實辨別當下的想法。

  Delta幫我走到廚房,做了晚飯,它們幫我吃了。我並不關心它們正在移動我的身體這件事實,因為是在控制。我注意到我正吃著高蛋白食物,這很合理,在鍛鍊前後攝取蛋白質是有效率的。
  就算我想繼續運動,我疲憊的身心都抗拒著這份意願,只好起身向床走去。
  我睡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