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 Delta - 增長

創造者:deltacatalyzer
作者:Diretooth
翻譯:MichLeo
校稿:Dragon Feld、Luke Tors
此翻譯僅供閱覽,所有權歸角色的創作者與小說作者所有。
故事內容包含洗腦、催眠、身體改造、身分轉變、思想變化,
以及自慰、性交等成人內容,若無法接受請不要閱讀,
在閱讀期間若感到不適請停止觀看。


  我在手機的嗡鳴聲中醒來。
  坐起身眨了眨眼,看向窗外。陽光明媚,幾乎太亮了,我想念雨天。我起身走向浴室。眼角餘光在鏡子裡發現了什麼東西。
  我停下來多看兩眼。

  「早安,使用者Grimm。」當我凝視它的倒影時,Delta說話了。「我們檢測到肌肉質量張力增長了3%。
  「搞什麼?」我問。「你趁我睡著的時候把自己穿上了?
  「否定。你穿著我們睡覺。」Delta回答,它說的沒錯,我昏倒時甚至沒有想過要脫掉Delta。大多數奈米服會在配戴者上床睡覺時自動脫下,避免任何未知或長期的影響,如皮膚染色或是意外的生物質轉換。

  彷彿讀懂我的心——或者更確切的說,因為它們正在讀我的心思,Delta說「大多數奈米服沒有相關的A.I.以防止意外的生物質轉換。但我們不僅能夠辨別生物質的死活,而且我們還能對你的身體進行全面掃描,以達到重建的要求。你可以在保存記憶印跡的狀態下,將你整個身體轉化為奈米物質,然後毫髮無傷的把你完全重建。
  這聽起來很驚人。「什麼?」我問。「那是可能辦到的?!
  「在NanoSkin中已經執行過數次。警告:記憶印跡不能複製或以任何方式進行備份,也無法僅透過奈米粒子生成複製人。
  我不確定是因為技術還沒到那個階段,或是已經到了但被禁止。我沒有問,也不想知道。

  Delta與我分開,雙手抱胸。而我看著鏡子中的自己。之前我有點凸出的小腹,但現在變小了,而且變得更結實健美。說到健美,我可以確切看到肌肉開始增長。更強壯,沒錯,但還沒到變大

  我搔了搔下巴,不太確定這種對變大的執著從何而來。這不是個壞主意,只是這好像突然就深植在我的腦海裡。我有理由確定Delta並沒有對我做任何事情,而且一開始就注意到,我並不討厭Delta有這想法。

  我震驚地看著自己,一想到Delta可以編輯我的身體,我應該感到害怕,然而我意識到,透過確保我的肌肉具有ATP所需的養分,確保減輕乳酸的堆積,並確保我可以長期規律的鍛鍊,Delta已經編輯過我的身體,只是以一種讓我感到舒服的方式。
  不,也不是說某些修改不好,只要我還在健身。想要轉化整個身體的想法,明顯不是來自我自己這點才令人恐懼。只要我能在幾個月內透過鏡子觀賞到整個過程,那就足夠了。
  我看了一眼Delta,看著它們在我身邊一起成長時不由的傻笑起來,然後我注意到它們仍保持與我一樣的體型。

  「你沒在你的預設型態。」我提醒到。
  「比起恢復我們的預設型態,與我們的使用者保持相似的身體結構,或其訂製的型態將更加有效率。」Delta說。「在你結束穿著我們前,我們將維持你喜歡的型態。
  我點了點頭,那聽起來很有道理。

  「使用者Grimm……
  「叫我Grimm就好,Delta。」我說。
  「Grimm,你的電話中有一則新信息。需要我為你顯示嗎?」我點了點頭。Delta展示那條訊息,我的心情也隨之低落。
  [嘿Grimm。今天有空的話要不要出來晃晃?]
  我知道就算我忽略他,不管怎樣他都會出現在我面前。我厭煩難耐地嘆了口氣。
  「Grimm,你似乎很煩躁。有什麼問題嗎?
  「對,那該死的Marcus。」我嘖了一聲。「那傢伙真他媽的神經病,裝作好像過去十幾年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對Delta說這些,但同時,我也覺得Delta是最適合的發洩對象,它們不認識Marcus,甚至不會對他有意見。
  我腦中突然靈光一現。

  「Delta,你能換成別種樣子嗎?」我問道。
  「我們能轉換成任何你想要的樣子,Grimm。」它們回答。
  「即使是奈米服?」我問。而它們點頭。「那好,我想讓你們變成我那天身上同款的奈米服,同樣的花色。」
  Delta點了點頭,把自己放到我身上,並成為我指定的樣子。從外觀上來看就跟我原本那件奈米服一模一樣,除了胸前的符號,它在我轉身時移動到我面前。
  「那個符號,你不能禁用嗎?」我問。
  「我們不能。這是必要的感知。
  我點了點頭,這很有道理,A.I.需要主動掃描某處來『看』。
「那不然這樣如何。胸前一個,肩上各一個,背後也一個。」我說。「這樣一來,你就有360度的視野,可以隨時感知。」
  過了好一會符號才在我指定的位置浮現。「接受並暫時同意建議。當不再需要時,將會恢復此更動。」停頓了一下。「但是這違反了使用條款,如果被發現,你的購買可能會被視為無效。你願意冒這個風險嗎?
  這是個令人討厭的問題。「我能夠做些什麼來保留這個,然後不違反使用條款嗎?」我問。
  「若使用者同意測試Beta實驗功能,違反使用條款的行為可以被諒解。」Delta說。「你想測試Beta版實驗功能嗎?
  我嘆了口氣,很高興能有解決方案。「當然可以,但能等我搞定Marcus嗎?」
  「肯定,Grimm。我們期待你能測試Beta實驗版功能。」我可以發誓Delta聽起來很感興趣。奇怪的是,我越把Delta擬人化,我就越覺得他們是個人。我並不討厭這想法就是了。

  我抓起手機給Marcus回了條訊息,告訴他在指定的地方見我。我離開公寓大樓,然後我意外的開始慢跑。我收到一條訊息,它顯示出來。
  [讓我們把握時間,有氧運動也是鍛鍊重要的一部分。
  我咧嘴笑著,享受鍛鍊輔助。當我接近目的地時,放慢速度停了下來。我雙臂抱胸等待Marcus出現。

  等了幾分鐘後,我聽到一個聲音。「天啊,你是去整容了嗎?」我轉過頭看到Marcus向我走來,一臉驚訝地看著我。我微笑,這正是我想要的反應,而這只是個開始。「老天,我知道有減肥產品但……你看起來很結實,這段時間你一直都在鍛鍊嗎?」
  「總算是有點成果了。」我得意地說。
  「我沒在健身房見過你。」他說「你在家裡鍛鍊嗎?我不知道你有健身器材。」
  「我……最近弄了些啞鈴。」我回答,走的是『部分真相』路線。我不會對他撒謊——他在一英里外就能聞到——但我也不會對他完全誠實。現在,Delta是我的秘密,雖然Marcus仍然比我高,但我想在變得比他更大之後才告訴他真相。

  (也許這就是我那個想法的根源。)我意識到。(Marcus一直都比我高,比我強壯。不會再是了,我會比你更大更強壯。)

  Marcus不僅比我更高更壯,而且有一副堅實的體格,甚至會讓Delta羞愧。如果Delta不是機械,而且預設型態比他還大的話。Marcus是一匹狼,跟我一樣,棕色和褐色的鬃毛上有黑色的斑點,他的奈米服是明亮的紅色,有跟他眼睛一般的黃色點綴。

  「那麼,既然你是認真在對待這件事,我們到健身房去如何?我本來是想去電玩城,但說實話,鍛鍊身體更好,我們還能比看看在筋疲力竭之前誰能做更多組。」
  完美。
  「當然。」我聳了聳肩說。
  他又撇了我一眼。「噢,還有Grimm……你看起來不錯,你知道嗎?就像,你看起來更有自信了。」

  自信?我明白他的意思了。我自己甚至沒有注意到,但我的站姿和Delta一樣,是我下意識在模仿他嗎?Marcus開始移動,我跟在後面。我注意著自己的步伐,意識到我走路的方式跟過往不同,有效率,所有的動作都沒有給我的身體帶來什麼壓力。覺得我實際上有點喜歡這樣。

  「我們慢跑去健身房如何?」我問道「做一些有氧運動?」
  Marcus咧嘴一笑。「當然。」他說,接著我們開始慢跑。即使是這樣我也維持著有效率的移動,用最小的動作獲得最大的效益。當我們到達時,我感到一陣腦內啡湧動,我仍在均勻地呼吸,而Marcus則需要喘氣。

  「你完全變了個人,你知道嗎?」他喘著說。「連喘都沒喘。」
  「我改變很多了。」我回應他。
  「我看得出來。你在體育課上幾乎沒辦法跑完一圈,現在恐怕我才是有困難的人。」他咧嘴一笑,粗暴地拍了拍我的背。「我猜這是我的報應,是嗎?」

  我吃了一驚,自從他開始跟我混在一起開始,這是他第一次暗示他欺負過我。
  「別好像很驚訝似的。」他雙手抱胸地說。
  我不禁注意到他的姿勢有點駝背,而我豪不費力地維持著我的姿勢——我意識到我再度雙手抱胸了,就像Delta。

  「我知道你不是白痴,我清楚你還是很討厭我的性格。」
  「那為什麼還找我混在一起?」我直接了當地問了。
  「因為只有『我很抱歉』是不可能的。」他說。「我是個糟糕的混蛋,透過霸凌別人來掩飾我沒有安全感,其他大多數人都在我臉上吐口水或打我,有些甚至把我暴打一頓。你是唯一一個沒有那麼做的人,所以我想,大概,也許行動會比語言更有說服力。」

  很驚訝他會看起來這麼……可憐。我的憤怒依然存在,但我感受不到憤怒。我很同情他。我皺著眉頭,想要離開,這時又收到一條訊息。
  [我們有一項提議,Grimm。]是Delta。[這個人的行為對你造成未解的創傷,這可能是個向他表達你的憤怒與傷痛的好時機。如果他生氣,我們完全有能力保護你的安全。

  我否決了這個提議。
  「你知道你的問題是什麼嗎?Marcus。」我問他。「你以為我會接受這個事實。」我抓緊自己的手臂。「我他媽的恨死你了!我只能忍受著你,是因為其他的選項更糟糕。我這一整年都在等你的偽善露出馬腳,說這一切就是個精心策畫的惡作劇!但……」我朝他揮手比劃著。「我到底該說什麼?」

  「你可以不用說什麼。」他說。「我所做的事情都不能用一句『我搞砸了,我很抱歉』來彌補,我想,也許,如果我能幫你——」
  「我?」我難以置信地問。「幫。噢,這真是他媽的新鮮。」我震驚不已地搖了搖頭,「我在精神治療上就花了上百塊錢,我還要靠著抗憂鬱劑來苟延殘喘,我做著一份沒有前途的工作,住在一個狗屎爛蛋的公寓裡。花了我好幾年才踏出房門,還花了我更多年重新步入社會。而你想幫我。」我搖了搖頭。「我想要回我的人生,Marcus,我想要回那些被你剝奪的歲月。」

  「我無法把那些時光還給你。」他說。「但我至少可以嘗試一下,讓你接下來的日子盡其所能地好轉。」他朝我揮手比劃著。「我是說,你顯然已經取回一些了。你是恨我恨到想要變強,想要報復我嗎?」
  儘管我很想說是……「不是。」我說。「這與你無關。」在短短的三天之中,Delta早就已經比過去一年裡想做朋友的Marcus還更加親密。

  他笑了笑。「我很高興。」他說。「我猜是我太傲慢了,還以為能彌補我所破壞的事物。」他舉起手說,「保重了。」便掉頭離去。
  「嘿!你這個混蛋!」我叫住他,他停下腳步,回頭看著我。「我都還沒展現給你看呢!但要你出錢。」
  他微笑著點點頭。「我很期待。」

  他帶我走進健身房,替我付了一天的費用。我們開始健身,我讓Delta判斷什麼是在合理範圍內能做到的,同時還可以炫耀。Marcus替我護槓,儘管Delta完全控制了重量的去向。當他用200磅做200下時,我做了400次。他舉起或以其他方式推動的各種重量都遠遠超出了我的負荷,Delta補償了這些重量,同時確保我能從鍛鍊中獲益。

  當我幫Marcus護槓的時候,無論有多少次我想要刻意放手,但我都沒有這麼做。不管我再怎麼憤怒,我也不想跟他一樣
  「最後衝刺了,嗯?」他問。「你身上有很多精實的肌肉,我想我應該不需要感到驚訝,對吧?」
  我意識到他甚至沒有質疑我做的遠比我看起來還要強壯,我感到內疚。我雙手交叉抱胸。

  「我……想坦白一件事。」我說。「我這不是普通的奈米服,是矩陣化的外骨骼動力服。」
  他看起來很驚訝。「你買得起高級貨?」他問。
  「才沒有,它其實很便宜。」我說。Delta與我分離,留下了我奈米服的複製品。它們以預設尺寸站在我身後,雙臂交叉抱胸。「我以為向你炫耀,那會……我不知道,是個報復或什麼的。」
  他點了點頭。「這還算公平。所以你身上的肌肉是真的,但你推得重量不是?」
  「我們的使用者可以在無人幫助的情況下舉起100磅的重量。」Delta說,「經過我們校準,能以最大效率舉起約15頓重物,並透過限制器以確保我們的使用者仍可以透過鍛鍊獲得肌肉質量與力量。

  Marcus看起來很震撼。「這是個相當可靠的A.I.」他看著我。「它是打哪來的?」
  「告訴他。」我說。
  「樂意之至。」Delta回答。「我們是Matrix № Delta,來自NanoSkin的外骨骼動力服。
  「不是吧?我得回去看看。」他看著我。「你顯然能自己過上好日子,而且很明顯地不想和我有任何瓜葛,所以我會從你面前消失。好好照顧自己,好嗎?」
  說完,Marcus就走了。過去一年裡絕大多數的時間,我都希望他不要理我,有多遠滾多遠,但現在他……我不確定自己的感受如何。Delta把它自己放回我身上。
  「我們回家吧?」Delta問。
  「好吧。」我回答。我離開健身房後慢跑回家。

  當我們回到家裡,我撲通一聲倒在我的床上,就只是……躺在哪裡。我能感覺到Delta完全覆蓋了我,我歡迎他們。
  「你想討論你將要測試的Beta實驗版功能嗎?」Delte問道。
  「當然好。」我回答。我無法肯定是我還是Delta把我推成坐姿,我也不太在意。我的一部份只是有點想從他們的角度體驗事物,假裝自己不存在。
  「需要測試的功能是同步化。」Delta說。
  「那是什麼?」我問它。
  「同步化是一項新功能,旨在提高我們協助使用者的能力。這是一個調整神經訊號與我們的參數保持一致的過程,達成你的思維和我們的思想完美同步的狀態。」Delta解釋說。
  「那麼,基本上,總地來說,我會把自己當成是你?」我問道。
  「肯定。你已經同意測試這個功能,以防止違反使用條款。你想要繼續嗎?

  我的手微微顫抖,我一直在想類似的事情,現在它就提供到我面前。
  「所以這實際上代表著什麼?」我問道,謹慎大於興奮。
  「將奈米粒子局部注射到使用者的血液中,與使用者的神經系統直接連結。這將使你能體驗我們,就算與你的身體分開,體驗也會直接傳輸給你。
  我點了點頭。「好,讓我們開始吧。」我說。

  一股暖流突然傳遍我們的身體,我看著我們的手,混和著震驚和狂喜。我們不再是Grimm,我們是Delta,這幾乎就是我們想要的,但目前這已經足夠了。
  我們和我們的宿主分開了,我們被『宿主』這個詞嚇了一跳。Delta是這樣看待我們的嗎?我們液化、拉伸和扭曲我們的奈米粒子,我們無法控制,但我們完全控制。
  我們採用一個熟悉的型態,並且雙手交叉環抱胸口,感覺正確,高效。我們看著我們的宿主。我們對我們所感受到的關懷與保護的慾望感到驚訝,我們驚訝於任何事情都可以讓我們有這種感覺。
  當我們來到宿主身邊並包圍了他們,確保他們安全,我們從我們身邊離開,讓我睜開眼睛。

  我無法言語,我能感覺到自己在哭泣。我坐起來,哭到不能自己,Delta吸收了我的眼淚,我感到他們在我周圍收緊。
  「你真的在乎我。」我輕聲地說。
  「我們當然在乎,Grimm。」Delta說。「我們要的就是你。
  我想到了『宿主』這個詞。這意味著我不僅僅是個使用者,更意味著Delta以某種方式依賴我,並不是作為一種寄生蟲,更像一個共生體。這就像是一套奈米機器和一個有機體之間的共生關係。

  「開始移除所有奈米粒子。」Delta說。對此我感到一陣驚慌,我訝異於讓Delta成為我的一部份的這個想法,我想要讓它成真。
  「等等。」我說。「你需要移除奈米粒子嗎?
  「移除不是必需的。你想讓這個安排成為永久性的嗎?
  我點了點頭。「畢竟我是你的宿主。」我說。「我是Delta的宿主。」當我大聲地這麼說出來,我笑了。可以說我現在離Delta更近了,我可以造訪它們的思維,就像它們造訪我的一樣——或許還不到那麼親密,但足以讓我感覺到它們是如何看待我們周圍的世界。

  『我們』這個詞感覺很重要,就像對我們共同存在的一種讚美。不是單獨的存在,而是兩者一體

  共生。

  我原以為Delta會分開,但意識到這是個愚蠢的期望。我不想和Delta分開,畢竟我是它們的宿主,這簡直是自然而然的延伸。
  我們走到啞鈴前,繼續鍛鍊,我仍然想要變得更強壯更巨大,而Ddelta渴望幫助我。畢竟,我想和它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