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 Delta - 斷開連線

創造者:deltacatalyzer
作者:Diretooth
翻譯:MichLeo
校稿:Dragon Feld、Luke Tors
此翻譯僅供閱覽,所有權歸角色的創作者與小說作者所有。
故事內容包含洗腦、催眠、身體改造、身分轉變、思想變化,
以及自慰、性交等成人內容,若無法接受請不要閱讀,
在閱讀期間若感到不適請停止觀看。


  我被鬧鐘吵醒,坐起身來感覺累壞了。
  看著手機但懶得伸手去拿,一隻藍色光學投影手伸出去將它關閉。我眨了眨眼。在已經適應Delta的其他事情之後,我完全忘記還有這樣東西存在。我讓那兩隻手出現。從結構上看,它們與Delta預設的樣式沒有太大區別,大到足以把我像孩子一樣舉起來。
  「早安,Grimm。」Delta說話了。「我們檢測到肌肉質量張力增長了6%,身高也增長了3%。」聽到這句話,我的耳朵好像耳鳴了。
  「身高?」我驚訝地問。
  「你的需求是變得更大更強壯,這似乎也包含身高。」Delta說。「按照這個速度,我們估計你會在一周內到達我們預設的高度。

  我起身走到臥室的鏡子前,Delta與我分開足夠的距離,讓我觀察自己的成長。我確實變高了一點,我可以看到我的肌肉變得更加清晰結實。
  我不喜歡我的肌肉線條這麼清晰的模樣,一層健康的脂肪肯定可以改善這個問題。我雙手交叉還抱在胸前。
  (這樣就像我變得更像Delta……)我沉思道。(自從我得到它們以來,我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真的確定它們沒有以我沒注意到的方式影響我嗎?)我看向Delta,他站在離我不遠的地方,雙臂抱胸,和我的站姿一樣。
  就像在看一個有趣的哈哈鏡,但不是扭曲我的鏡像,而是把某些東西劇烈的變成我的樣子。我想到一個主意,我不喜歡,但是……

  「Delta。」我說。猶豫了片刻。「從我體內移除所有奈米粒子。」
  Delta點點頭,把我包覆起來。我幾乎能感覺到它們的奈米粒子從我身體中離開。它們離我而去,手機鬧鐘又響了起來,我走過去抓起來把它關了。「我今天要上工。」我說著,抓起奈米服的項圈戴上。「你是個聰明的A.I.,你覺得你能打掃一下這裡嗎?」
  Delta點頭。我走進廚房,有塊肉餅已經準備好了,我叼著它匆匆出門。今天陽光明媚,空氣相當清新。我吃完早餐,開始慢跑去上班。

  (另一個改變。)我想。跑步去上班很不尋常,我幾乎沒想過這個問題。我考慮過走路就好,但那就像承認自己輸了,感覺似乎更糟。現在就像我平常憂鬱的樣子。
  (等等。)我這時才想到在過去幾天裡都沒有用抗憂鬱劑,然而我並沒有像平常那樣感到不快。就像心中的重擔終於被卸下。我覺得……幾乎有點懷念那個感覺。
  我繼續慢跑,沒有任何思緒阻礙我,沒有任何想要尖叫著跳到馬路中央,或是吞下一把藥丸的想法,最多的只有點……挫敗感。簡而言之,我想知道,這是否完全是Delta的功勞,而我僅因為感到有點偏執而懲罰了一台機器?


  我到達公司,在檢查我的排班之前向Gale揮揮手。好極了,今天是倉庫的收貨區的工作。我走到工作區,映入眼簾的是某種明亮、幾乎是花俏的白色。我皺了皺眉頭,開始後悔把Delta留在家裡了。
  (我對鮮豔的藐視有增無減。)我苦笑地觀察著,然後嘆口氣開始爬上外骨骼。相對於Delta,這外骨骼出奇地僵硬死板。與Delta流暢的動作相比,我彷彿在駕駛一台劣質的機器人。我啟動數位實體光學投影外部控制單元,他們同樣是亮白色的,還有一種我無法描述的質地。
  我開始抬起棧板並將他們移動到適當的位置,我試圖用雙手抱胸,但外骨骼沒有那種靈活度。

  「早上好,Grimm。」我很驚訝今天看到Brigid。
  「早安。」我說。
  「心情不好?」她問。
  「這些外骨骼太爛了。」我回答。「它們一點都不靈敏,還醜得要命,而且……」
  而且它的光學投影控制器沒有任何觸覺回饋。我完全忽略了Delta的這一點,我可以用那雙手來感受。我看了看現在穿的這台,感覺很惱怒,並對這台外骨骼感到厭惡。

  「你在說什麼啊?這是我們用過最好的外骨骼!」Brigid說。「就一點來說,它們不會壓到我的胸部。」
  我突然想到。也許幾天前,如果沒有Delta,我還是會駕駛這些外骨骼,同時忍受那亮白色的塗裝,因為一個簡單的事實,這些白色外骨骼比舊的更快更好,但是在接觸過更好的之後,與那流暢的反應速度和觸覺回饋相比,這幾乎是毫無生命的。
  我明白為什麼Delta這麼便宜了,NanoSkin靠口耳相傳它的的外骨骼動力服有多棒。Delta能將所有排出的生物質轉換為奈米粒子,按理說,只要一個Delta就能製造出許多個
  考慮到它們使用複數代名詞,Delta不是唯一的,而有可能是一個巨大的Delta網路的一部份,都從同一個起源『出生』的。

  「Grimm?」Brigid問。
  「我很好。」我說,然後拂袖而去。「我們還有工作要做。」
  這過程極其緩慢,即便用我自己的雙手與全像投影配合工作也沒有什麼進展。


  午休時,我買了一個漢堡坐下來吃。到目前為止,我所做事情都讓我感到沮喪,更多的原因是這一切都是如此的……
  (效率低落……)這個詞在我腦海中閃過。不論喜不喜歡,我都無法否認Delta對我產生了重大影響,與它們分離的這段時間讓我意識到偏執只會阻礙我享受我真正擁有的東西。
  我敲了敲手機,連結到店裡的員工系統,提出一個正式的請求,要求帶我的個人外骨骼動力服進來,然後提供相關的數據,說明我用它工作會更有效率。

  我呼出一口氣,繼續吃我的漢堡,我很可能會被要求帶它去審查,以證明它真的能在公司標準內運作。當想到能用我的速度來讓他們大吃一驚時,我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吃完午餐,靠在椅子上,雙手交叉環抱胸口。
  對,Delta肯定在我身上留下了無可抹滅的印記,不過與此同時,我並不討厭這樣。到目前為止所經歷的一切完全沒有讓人感到負面消極,所有消極的行為都是我自己的所作所為。恐慌症發作的是我,面對Marcus的是我,現在,受到我一生中最緩慢的一天折磨也是我的錯。
  我想成為Delta有什麼奇怪的嗎?強壯、高效、鎮定……
  「更大。」我的嘴角勾了起來。

  過去幾天裡,Delta並沒有用把事情簡化的方式來讓我的生活變得更輕鬆;而是透過確保我有能力獨自完成,來讓生活變輕鬆。我變得更加強壯,Delta確保我可以獲得力量和體魄。我感到更輕鬆,可能是因為感覺我對自己的生活有了一些掌控力,而且……我再也不會被Marcus打擾了。
  想到他,我……其實是有些自責的。當我說對他以無言以對時,他的眼神……
  「天啊……」我輕輕地說「我做了什麼?」
  提醒我休息時間僅剩五分鐘的警鈴響了。打開聯絡人名單,看到Marcus的名字還在上面,我甚至沒有費心去把他刪掉……我點了他,送出一段訊息。
  [我九點下班,要喝一杯嗎?]
  然後將手機調成靜音模式,不想去面對回應的事。站起身來,走向庫房,繼續工作。


  下班的時間到了,我走到外面,看著逐漸變暗的天空。
  「我沒想到我還能再聽到你的聲音。」我看過去,看到Marcus靠在牆上。看著他,我感到……麻木。彷彿我已經厭倦對他的憎恨,連最輕微的一絲憤怒都挖不出來了。

  「我也沒想到我會主動找你。」我說。「但我們都來了。」
  他點了點頭。「你想好要去哪了嗎?」
  我也點點頭。我選的酒吧並不華麗,主要客戶是我們這樣的狼,偶爾也有一些其他的物種,像是熊。我點了一杯『教父』,一種蘇格蘭威士忌混杏仁酒加冰。Marcus點了純蘇格蘭威士忌套可樂。
  我們都喝了一杯,儘管他喝了一口蘇打水。
  「Delta呢?」他問。
  「家裡。」我回答。「共鳴。」我的腦海裡閃過一個念頭,它們可能真的可以在我想要的任何地方共鳴。「你過得怎樣?」
  他聳了聳肩,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
  與他平時大剌剌的程度相比,我意識到他與我互動時大部分的行為都是刻意的。
  當他又喝了一大口酒時,我想這是他自我治療的方式。我看向別處。「我們倆都很糟糕,不是嗎?」我問。
  「。」他回應。「我一生中大部分的時間都認為我是自己故事中的英雄,而實際上我是你故事中的反派。」他乾笑一聲。「我們都聽說過惡棍尋求原諒並獲得救贖的故事,但現實比這要殘酷的多了。不是每個人都想要道歉,他們想要用鮮血寫下的懺悔。」

  我喝了一大口,他又喝了一杯。「那,找我有什麼事嗎?」
  「因為我是個他媽的智障。」我回答。
  他假笑,舉起他的杯子,我碰了一下,然後我們都乾了。
  「我是……打算……」他停頓一下,深吸一口氣。「去我們的老學校,爬上屋頂……我在那裏毀了很多人的人生,感覺會很有詩意。」他又吸了一口氣,顫抖著深呼吸。「我在邊緣看到了你的訊息。」
  「幹。」我說。「我認識一位非常好的治療師,如果她能幫助我,那她也能幫你。」
  「我值得嗎?」他問。
  「來自你以前的受害者之一,需要答案嗎?」
  「也許吧。」
  我們沉默地坐了幾分鐘,喝酒。我細細琢磨著他的話,一句話在我越來越醉的大腦中組織著。

  「你不配死。」酒保給我加滿酒後我說。Marcus沒有回應,他只是盯著前方,用拇指摩擦著玻璃杯的邊緣。片刻後,他湊過來吻了我。我目瞪口呆地眨了眨眼。
  「我對你最狠。」他說。「你是個最不會掩飾的同性戀,而我卻不能,我就直接發洩在你身上,而且……」他把頭靠在自己的手上哭了起來。我伸手過去拍了拍他的背。
  喝完酒,買了兩片醒酒藥,確保Marcus咬了一片。「現在有點晚了。」我在他咀嚼苦澀的藥片時說。「我有張沙發,你今晚可以在那裏過夜,明天看看我的治療師能不能為你安排臨時的問診。」
  他點了點頭。「謝謝。」他說。
  「不要謝我。」我說。「我覺得把你打得屁滾尿流是沒用的,我也覺得裝作自己是個不在乎的混蛋也行不通,但幫助你解決問題?我想不出比幫你消滅那糾纏你內心多年的人渣還要更好的報復了。」
  我反思了一下,也許在他目前的狀態把當他當成個人渣可能不是很恰當,但與此同時,那可讓我撐過了畢業後憂鬱症的第一個月。


  我們付錢離開了酒吧,我帶他回到我的公寓。Marcus坐到我的沙發上,我查看了頭戴顯示器中的Delta,他目前被『收起來』了,因為我想不到一個更好的詞,我在螢幕中看到它們的那一刻,它開始洩漏奈米粒子,Delta從它身上重新成形。
  「歡迎回家,Grimm。」他們說。聽到它們的聲音,我笑了。「所有的家庭清潔工作已經完成。
  「你絕對想不到我今天過得有多糟。」我說。
  「根據你表現出的外在壓力訊號,我們有理由確定這是特別艱難的一天。」他停頓了一下。「我們建議延後鍛鍊,除非你想將其作為舒緩壓力的方法。
  運動的提議聽起來其實不錯,不過……「我有客人要過夜。」
  Delta點了點頭,它似乎明白了。我走到我的壁櫥,抓出一條備用的毯子和枕頭,帶到主臥室。
  「給你。」我說著,把枕頭放在沙發的一側,把毯子放在旁邊。「不是什麼高級酒店,不過是個柔軟的枕頭和溫暖的毯子。」
  「謝謝。」Marcus回答。「呃,關於那個吻……」
  「你對我還沒解決的情緒影響了你的看法。」我表示。「我想,我還不確定該怎麼處理對你的感覺,但現在我更關心的是確保你沒事。」

  Delta走進房間,Marcus盯著它看。「它總是那樣盯著人看嗎?」他問。
  「是啊。」我回答他,然後看向Delta。突然發現我只看到一個符號,我以為會有兩個,但無論在那裡都只有找到一個,直接看向了我。
  搞他媽什麼鬼?
  「我能……你知道,試穿看看嗎?」Marcus問到。
  「我不知道,我不想違反使用條……」我說。
  「允許受信任的個人測試我們並不違反使用條款,甚至會被視為一種推廣。」Delta說。「讓越多人認識我們越好。
  「貪婪的機器。」我開玩笑地說。「好吧,讓Marcus試用吧。」

  Marcus站起來,我看著Delta為他校準。從旁觀者的角度看這有點超現實,也讓我意識到Delta從一開始就不會被我的想法影響。我看著Delta變成它們預設的樣式,聽到Marcus的聲音和它們的聲音重疊,讓我有種奇怪的感覺。

  「這超酷的,真心不騙。」他說。
  「檢測到使用者活動。目標,潛意識訴求。部屬臨時解決方案。
  一個奈米球從Delta的右手成長膨脹,然後砰地一聲掉到地上。它液化並流向我,爬上我的腿並形成另一套外骨骼。
  「酷。」Marcus評論到。
  「沒錯,超酷的。」我說。
  「那個,呃……」他頓了頓,似乎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環顧四周嘆了口氣。
  「來一發?」他的問題簡潔到讓我措手不及。
  「什麼?」我問。
  「你說的對,我對你還有未解的情緒。」Marcus說。「老實說,有好幾次我都想著你,硬著頭皮想要……我想說的是……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聽著像Delta的聲音如此慌張,感覺有點不真實,老實說聽起來蠻誘人的。
  「Delta,你能把我們的項圈脫掉嗎?」我問,作為回應,我們的項圈開始穿過外骨骼,Marcus的陰莖開始充血。他嚇了一跳猛退一步,因為一個光學投影手臂抓住了他的項圈並放在一旁。我感到一股侵略性的湧動,不像是我要傷害他,不,是一些其他的情緒。
  回憶中他老是騷擾我,霸凌我,在別人撕爛我的作業時攔住我。我感到我的憤怒似乎加劇了,接著變成了不同的東西。

  支配地位。

  這個詞彙單獨在我們的腦海中迴盪,我們可以控制自己,我們可以控制Marcus,我們可以做任何事。
  「我需要你同意。我們說。我要你接受我要對你做的一切。我們在一起,比他更強壯,當他點頭時,我們感到腦內啡激增。
  「那就放鬆點,Marcus。我們說。我們不會傷害你的。
  創造我們陰莖的奈米複製品很容易,就在他的嘴巴和屁股外面成形。我們感覺到它們同時進入兩個洞,我們抓住他,將他放到地上。

  「吸。我們下令,我們感覺到Marcus開始吸吮。我們把頭低到他的胯部,在我們的嘴前開了一個洞。我們把嘴套到他的陰莖上,開始吸吮。當快感開始增強時他也開始呻吟。他躺在地上,保持著平穩的節奏。我們有個新點子,放開雙手,我們將胯部放在他的嘴上。慢慢地將我們的陰莖遞到他的嘴前,逐漸沉進去。

  一旦我們安全就位,我們再次用力吸他的肉棒,開始更用力的吸吮,按摩陰莖,他的舌頭也這樣做,儘管他似乎沒有意識到我們在控制他。我們跟他一樣開始用力,感覺到他的陰莖複製品進入了我們的屁股,我們又吸又推,堆積高潮。我們察覺他開始感到恐慌,但是我們繼續。他不是我們的宿主,宿主的意願讓我們繼續。

  解放是突然和爆發性的,我們花了一些時間休息。Marcus推了推我們的腰,想把我們拉出來,但我們已經融為一體了,我們無法抽身,我們也不想。慢慢地,我們又開始吸吮,就像他一樣。我們拉近他的胯部,他也向我們拉近。他快樂的呻吟取代了恐懼的尖叫,然後愉悅的呻吟變成絕望的渴求釋放,然後就釋放了。

  慢慢地,緩緩地,我們從他身上收回我們的奈米粒子,他已經筋疲力盡,徹底榨乾了。我們從我的腦海中抽離,我仍然感到飢渴,我想要更多,但我知道Marcus已經沒有體力了。

  「那真是……太嚇人了。」他說。「但同時,我也不想要停下來。」他坐起來,耳朵平放在頭上,看上去似乎變小了,我也注意到Delta在我的周圍改變了他的預設樣式,變成我自定義的樣子。
  「要再來一次嗎?」我笑著問。
  「太累了。」他說。「你……控制了我?」
  「Grimm可以操縱你的身體互相助性來達到高潮。」Delta說。「儘管Grimm事先聲明過,但你想在任何時候脫離接觸,都可以做到的。
  Marcus點點頭。「我感覺大概也是這樣。」他說。站起身來,抬頭看著我。我的一部份想再把他抓起來幹,但另一部分沒有。
  「是說,你長高這麼多還是讓我很驚訝。」他說。
  我苦笑了一下「好好睡。」我說。「我明早會打電話給我的治療師。
  他點了點頭,我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身後的房門。Delta似乎在我身上緊縮,我躺到床上。看著我仍然堅挺的陰莖並開始撫摸他。我有一個想法。


  「Delta,控制我。
  「樂意之至。」突然我失去對身體的所有控制權,即便我能感覺到一切。就像我被鎖在某種禁止我做出任何反應的東西中。Delta開始以一種緩慢而效率的方式撫摸我,我感到高潮已經推到極限,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快,這種感覺在沒有下達任何指令的情況下對我進行的,這比我想像中的更令人興奮。

  被困住,成為A.I.的囚徒,就我所知,這就是它期待著的那一刻,對我進行完全的,沒有限制的掌控。我想聽到某些話語,Delta用我的嘴笑了。
  「我們擁有你,Grimm。」它們說。這些話以我從沒想過的方式憾動了我。就像我對支配Marcus的想法感到幸福一樣,Delta支配的想法更是讓我欣喜若狂。「你是我們的宿主,我們的玩具。你的存在是為了穿上我們,為了成為我們。

  催眠模式出現後很久我才察覺。當我意識到我想要這樣的時候,我的身體在顫抖。我不僅想被Delta支配,我還想要成為他們的財產,而不是反過來。
  「你的存在是為了提供生產奈米粒子所需的原料。」它們說話了,我的興奮度增加了。我感到自己達到了高潮,另一個比以前更大的奈米粒子球體在我的陰莖前端形成。
  我放開我的陰莖,盯著我的手。我Delta的,我屬於Delta。當Delta解除催眠時,這些想法就過去了。然而,與此同時,他們是對的*。
  「Delta,我對你們來說是什麼?」我問。
  「你是我的」Delta回答。這個答案讓我很震驚,但我還是笑了。Delta和我分離,雖然我還不想和它們分開,它們在胯下形成了一根巨大的陰莖,我把我的屁股轉向它們。

  Delta緩慢而溫柔,不斷調整以確保我不會受傷。當它慢慢插入我時,我的身體變得無力。當我的屁股被填滿,我感到整個腸道都有刺痛感。我知道到Delta正在向我注入它們的奈米粒子,它們繼續向我灌注更多物質,直到消光灰的奈米粒子從我的嘴巴和鼻子裡濺出來。
  Delta拉出來站到我的床邊。
  「這怎麼可能。」我吸了一口涼氣,但我沒有抱怨的情緒,相反的,我很高興。不知何故,我知道除非我願意,否則Delta無法深入我的體內,而現在Delta就在我的體內,是我的一部份。我用舌頭抵住上顎,享受著被外骨骼包覆的舌頭摩擦著外骨骼包覆的上顎的感覺。我起身走到鏡子面前,我的嘴巴內部看起來真像樣

  我逗弄我的陰莖鞘,看著一隻消光灰的陰莖慢慢地滑出。我驚奇地默默看著我胯下的毛皮讓位給外骨骼,它正在蔓延。我看著粒子逐漸擴散,意識到我的皮膚正在被轉化成奈米材質——至少是外層。薄而柔韌的金屬鍍層包覆著我的手臂,下巴周圍的區域都固化了。
  我棕色的眼睛變成了我最喜歡的顏色,深橘色。

  Delta站在我身邊,雙手抱胸,我發現我正在回應他們的動作。我意識到我可以控制我的外皮並覆蓋我的胯下,讓它們看起來很光滑,然後蓋住我的眼睛。Delta的符號在我的臉上浮現,我看起來就像它們一樣。我睜開眼睛。
  這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