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遇見 Delta

創造者:deltacatalyzer
作者:Diretooth
翻譯:MichLeo
校稿:Dragon Feld、Luke Tors
此翻譯僅供閱覽,所有權歸角色的創作者與小說作者所有。
故事內容包含洗腦、催眠、身體改造、身分轉變、思想變化,
以及自慰、性交等成人內容,若無法接受請不要閱讀,
在閱讀期間若感到不適請停止觀看。


  雨點敲打在窗戶上的聲音吵醒了我。
  打了個呵欠,舉起右手遮住了眼睛,卻蓋不住一身的疲憊。
  聽著雨聲,這一天都還沒開始,就已經讓人感到厭倦……
  只有雨聲讓我感到些許安慰……

  手機嗡嗡地響了起來,我嘆了口氣,揭開眼睛後坐了起來,盯著手機上那一明一滅的通知燈。伸手拿起手機貼到太陽穴上,投影螢幕以公開模式投射出來……我什麼時候啟動它的?想不起來。
  在閱讀訊息的同時將它切回隱私模式,一片黑色的投影覆蓋在螢幕背面,只足夠透明到能看到路,好讓我走路時不會撞到人。
  [下午五點再來一場?]是Marcus,彈了一下耳朵,自從他突然不再刻意找我麻煩,只是單純的寒暄後大概過了一年?可我還是不信任他,儘管到目前為止,他還沒有做出徹底讓我難堪的事。
  [大概吧]我回傳著訊息。
  [我才剛睡醒]現在幾點了?手機上的時鐘顯示著13:00。
  [好喔,你好了叫我。]
  老實說,我只是敷衍他而已,總好過老是被他羞辱。我超討厭他的囂張跋扈,而且很多事我根本不想參與,卻被他拖著去做。

  站起身來,前方的鏡子偵測到動作開始與項圈同步,我身上穿的奈米服會自動清潔身體,所以不用擔心洗澡的問題。
  介面中列出了一系列當前流行設計,我挑了一個消光灰,有著藍色內襯的款式。
  奈米服並沒有真的融入我的毛皮,僅僅輕到足夠顯示出它是件奈米服,吸睛的藍色也是我最喜歡的顏色——這也有助於血清素的分泌,那對我來說總是供不應求。
  執行了一次服裝快速掃描,在確認一切正常後走出了房間。

  「早安,Grimm,在這個雨天,你想讓我製作早餐嗎?」
  一個機械男音出現,在每個可變詞前面都有明顯的停頓。絕對是人工的,而且是預設男性三的聲音。
  「你也早安,Vox。」我在餐桌前坐下時用疲憊的聲音說「是阿,培根和蛋,還有綠茶。」
  「收到命令,正在製作餐點。」
  這是一個標準的A.I.,具有同樣標準的學習能力,不足以與它進行真正的對話,但足以準確的完成所需的要求,並且沒有太多問題。一台無人機把裝著燻肉和蛋的盤子放到我面前,我一面默默吃著,一面快速地瞥了一眼新聞。

  沒什麼特別值得關注的,又一場愚蠢的資源戰爭開打了,儘管經濟基礎建設正在改善——至少這次不是我們發起的。一則廣告展示了一台新型的外骨骼模型,鮮明的白色,能處理大多工作的力量增強,能防止過度疲勞的耐力補正。
  我害怕這種設計,它太簡潔明亮了,就算買得起,那會讓我像黑夜中的火把一樣顯眼。
  (希望公司不會訂購這些東西,我可能真的會尷尬而死。)我想。
  又想到要自費買一件不那麼耀眼的工作服,我的心情和錢包都受到了傷害。
  (它甚至沒辦法自訂外觀。)痛苦地想,不是所有外骨骼都該可以自定外觀嗎?

  手機響了起來,我按下通話鍵。
  「Grimm,你有空嗎?」
  「認真的嗎Gale?」我問到,然後嘆了口氣「誰沒來?」
  「Brigid,她打來說她生病了。」
  「這個月已經三次了!天啊——該死的!對,我能來,我幾乎沒其他的事好做了。」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盡快過來!」
  掃光我的食物,然後說「Vox,抗憂鬱劑。」
  一台無人機滑過來扣在我背上,一陣針刺聲,然後是氣動的嘶嘶聲,接著無人機鬆開鎖扣飛走了。
  站起身,在離開公寓時發了簡訊給Marcus。
  [臨時有工作,今晚不能玩了。]
  [噢爛透了,好吧,我想總是會有更糟的事情發生。]

  走進公司,我的項圈偵測到商店的終端,奈米服的顏色改變了,變成公司的制服,而我的名字在我的胸前發光。
  「Grimm,你來的正是時候!」Gale大喊「他們需要你去收貨。」
  我笑了笑,收貨的工作不壞,但很辛苦,我們的外骨骼動力服已經很老舊了,但能感覺變得強壯許多還是很不錯,其實呢,我還是能從中獲得一些實質上的鍛鍊,這對我有所幫助。
  幾個小時裡我托起棧板上的貨物,把它們放到貨架上,以便之後取貨,補貨時方便找到這些庫存。

  到了休息時間,店鋪A.I.替我製作一個起司漢堡,然後給我送來。
  「你看起來很累。」Gale坐到我對面時說,A.I.幫他做了一份塔塔醬魚條,他拿起一根沾了點醬,然後咬了一口。「你還好嗎?」
  「還好,只是抗憂鬱劑需要調整。」我回應。「如果Brigid一直請病假,我很難真的安排我的日常行程。」
  Gale點了點頭,如果Brigid荒腔走板的行為繼續下去,她很快就會被解僱,這是肯定的。我對Gale並不反感,以一隻貓來說,他還蠻可愛的。
  「嘿,你聽說了嗎?公司要報廢我們舊的外骨骼,換上最新的型號。」
  「噢,天啊。那個?」我問。「亮白色那些?」
  他點了點頭。「不要抱怨太多,我們確實需要新的,除非你有錢買一套像樣的外骨骼……」
  「對啦,對啦……」我酸溜溜地說。
  「它們有實體投影的功能,這麼多年來都是獨家功能。」他指出。「你甚至不用自己抬起棧板,況且外骨骼又不是制服的一部份。」
  「別給大企業出餿主意了。」我警告說「我的抗憂鬱劑已經夠破的了。」
  宣告我們休息時間即將結束的鈴聲響起,我吃完漢堡,回到工作中。

  下班時,打了卡,我的奈米服換回稍早所選擇的樣式,然後我開始走路回家。雨沒有變小,如果說有什麼變化的話,那就是雨越來越大了
  我快步走過一個流浪漢,他手機上的螺旋符號表明他正在使用一個娛樂性的催眠軟體……我已經有夠多問題了,不需要有任何感染精神病毒的機會。
  雨勢持續變大,我只想盡快脫離這個情況,於是我鑽進一條小巷,緊靠著人行道。
  緊張的看了眼前的巷子,這是一條直通的小路,如果我的手機沒有出錯的話,這應該會讓我步行通勤的時間縮短幾分鐘。
  「在這裡等雨停,或是穿過這條看起來很危險的巷子回家?」我嘀咕著,然後嘆了口氣,這不是個好主意。
  當我讓奈米服準備好電擊槍的功能時,火花從指尖冒出來。

  前方,一扇門打開了,一個身穿深灰色消光外骨骼動力服,帶有橙色光點的人走出來。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設計,我發現我停下了腳步,在這讓人毛骨悚然的小巷裡。
  他的形象依稀是貓型,高大而宏偉,手臂,肩膀和下巴都有金屬鍍層,頭頂上有兩個三角形的金屬『耳朵』。我看不到他的眼睛,相對的,『臉』上有一個我不孰悉的三角形符號,直指著我。
  他們把頭轉過來面向我,這時兩隻橙色的立體投影手拿著一個大鍋從門裡飄出來,把他放進一個機器裏,我認出來那是物質分解機。
  「噢,我嚇到你了嗎?」那是人的聲音,與機械的聲音重疊,男性化,聲調低沉卻柔和。
  「那是一件外骨骼動力服嗎?」我問,他點了點頭。
  「是什麼型號?」我知道我聽起來就像個傻瓜,但是在這種情況下……好吧,我就是個講話容易緊張的人。
  他指著在建築物上的QR code,我的手機自動掃描了它,然後處理了一下任何潛在的病毒,接著顯示了一個類似當地佈告欄的地方。
  布告欄本身看起來似乎故障了,也有可能是收訊不好,或是超出服務範圍,大部分都是這個街區的人張貼的文章,除了一篇來自NanoSkin的廣告,這是一間相對較年經的新創公司,經營奈米服——我的奈米服就是他們公司的,儘管價格低廉,但實際上相當可靠。

[介紹我們的矩陣系列外骨骼動力服:目前型號—Delta]
我們的頂級外骨骼動力服價格合理,使用方便,搭載各種預設功能,包括:

  • 我們的專利奈米晶格鍍層——這種反應性度層如跟乳膠一樣柔軟,像鈦一樣堅硬,在感測到速度時硬化,並分散力量來保護使用者,以免受到傷害。
  • 我們的專利奈米晶格外皮——這種柔軟如絲的材料能在任何情況下提供最大的舒適度,不論是工作還是娛樂,並與NanoSkin™奈米服搭配使用,使你保持清潔與健康。
  • 我們的專利手型數位實體光學投影外部控制單元,幫你遠離危險或腐蝕性材質,而且溫柔到足以抱起孩子。
  • 一個VR款式的頭戴式螢幕,用AR風格與您互動,讓您熟悉Delta的功能。
    更多訊息請下載我們的app。
    今天就申請你所需要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先進外骨骼動力服!

整合,轉換,增值,修復ˍˍˍˍˍˍˍˍNanoSkin

  查看了這個app,「哇,100個信用點的訂閱費用對一件外骨骼來說真是他媽的便宜。」抬頭看向那個人,想問他感覺如何,結果他已經回屋去了。
  嘆了口氣,我還沒絕望到需要去糾纏一個明顯正在工作的人,只好繼續往前走。到達巷子的另一側時,雨勢已經明顯變小了,於是走完回家剩餘的距離。

  我閱讀外骨骼動力服的說明,大多數功能對NanoSkin來說是很標準的;為了方便使用者,整合到客戶的系統中,將廢物轉化為能源或修復材料,增值所需的奈米物質型態,為了自我保健而對使用者進行修改和客製。
  當我看到訂閱服務時,那價格確實困擾著我,100個信用點可不是隨便就能拿出來的數目,我……
  等等——

  「這……這不是訂閱服務。」我盯著這個app頁面好幾分鐘。這個app是為了購買一件外骨骼動力服用的。沒錯,比我身上的奈米服貴了四倍,為了一件外骨骼,訂閱費用就要每個月200信用點!?
  我腦海中閃過『好的不能再好了』這句話,但隨後我就看到了試穿的選項。
  三十天的時間來決定這件外骨骼適不適合,我繼續往下看,找到了購買後三十天能退款的窗口。我知道NanoSkin向來把用戶友善擺在第一位,但他們真的做到……
  我按下[購買]按鈕後,就收到了今天就會送達的通知,送達時間為十五分鐘,考慮到當今大多數無人機送貨的速度,這快的讓人驚訝。

  在十五分鐘內,我就收到快遞抵達的提示,並且允許它開門。
  門被推開,我看到一架長相怪異的無人機飛進來。門關上後它就落在地上,把一種黑色的液體濺到地毯上。我震驚的傻了幾秒鐘「喔,這是怎樣!?我才剛洗乾淨耶!」
  我剛要打開app,到商店頁面去投訴,然後我聽到一個聲音。
  「偵測到用戶接近。建構中。
  我著迷地看著水坑,看著它慢慢上升,一個有點卡通風格的犬型結構從泥漿中緩緩成形。當那個聲音再次說話時,一隻黃色的光學投影手顯現出來,拿起了無人機。
  「電池電量充足。核心溫度…正常。所有系統已連線。」一個橙色的三角形符號出現在它的『臉』上。朝著我的方向「歡迎,使用者。請說出你的名字。
  「呃……Grimm。」我說,繞著它向右移動,這個符號似乎隨著我的移動而跟著我——不,它肯定是跟著我,就像眼睛一樣。這真是奇怪得不可思議。
  「使用者名稱為Grimm。」它說話了,而我很震驚,沒有聽到『為』和我的名字之間有停頓。光學投影手把無人機靠近我,然後又出現了另一個,同時還有一個全像投影的螢幕,上面寫著[服務條款]。
  「在啟動之前,請仔細閱讀服務條款。」我意識到這是外骨骼動力服本身在說話。立體螢幕靠得更近了,動畫效果看起來就像是有隻手將它拉近,我瀏覽了一下,在最下面,一個可以接受或拒絕的地方,有幾個選項。
  [我接受]
  [我不是機器人]
  我笑了出來,我喜歡公司還真的有幽默感的時候。按下[我接受],整個螢幕消失了。
  「Matrix № Delta已被啟動。歡迎使用NanoSkin技術。使用者Grimm,請叫我們Delta。一旦認證完成,請戴上頭戴式顯示器,開始入門與熟悉所有選項。
  我這才意識到這不是一架無人機,而是一個頭戴式顯示器。我把它拿起來然後戴到臉上。一條由奈米晶格組成的皮帶包住了我的頭,將頭戴式顯示器固定住。

  [檢測到:使用者帳戶 – Grimm。歡迎使用Delta催化劑頭戴式顯示器。]
  一個碎形圖案出現在螢幕的背景中,旋轉並且擴大,營造出我正在前進的感覺。我坐在椅子上,看著上頭列出的外骨骼動力服的選項。就像每款NanoSkin的產品一樣,有大量的功能可供選擇,這對我來說太多了,我不可能一次就篩過全部。建議的設置是讓外骨骼動力服,也就是Delta,在一段時間內嘗試所有我希望使用的功能以便進行設置,同時提醒我,Delta的設計是為了長時間穿著的,我需要盡可能的穿著它越長的時間就能使它正確工作。

  不,等等,我略過了這個詞,我想要穿上它很長一段時間來使它正確工作。這兩個詞似乎在我腦海中循環。
  需要。
  想要。
  需要。
  想要。
  需要。
  想要……

  我感覺自己正沉浸在某種東西中,某種柔軟而溫暖的東西,幾乎令人心情愉悅。我扯下顯示器,向前撲倒,心臟跳得跟雷鳴一樣大聲。
  「使用者Grimm,你似乎正在經歷恐慌症發作。」我看著外骨骼動力服,我的頭因為腎上腺素和壓力而暈眩。我摔倒了,然而外骨骼動力服接住了我。
  「確保使用者Grimm安全。移動至安全位置。」它把我扶起來,讓我坐到沙發上。
  有那麼瞬間,我周圍的世界似乎變暗了。我看到外骨骼動力服蹲在我面前。「管理鎮靜催眠方案。說出『停止』以取消。」我真的想不出理由說不。

  全像螢幕投影在我面前,正在撥放一種催眠模式。我感到外骨骼動力服溫柔穩定的抓住我的頭,它的拇指伸進我的耳朵。
  一個平靜而穩定的男性聲音在我腦海中迴盪,讓我深呼吸,從十數到零。我知道的下一件事情是,外骨骼離我遠去。「給予使用者Grimm鎮靜催眠模式。
  我的心率明顯平靜下來,手也停止顫抖了。我聽說過催眠的可怕事蹟,比如說你會什麼都不記得了,或是被迫做可怕的事情,但是……我記得一切,我的記憶中沒有任何空白,僅僅過去一小段時間而已。

  「使用者Grimm,你的精神狀態似乎已經回到正常活動水平,你如何評價你的催眠體驗?
  我搖搖頭。「你是什麼?」我問。
  「我們是Matrix № Delta。你可以叫我Delta。
  「不,你到底是什麼?」
  「我們是一套個人奈米外骨骼動力服,分配給使用者Grimm以完成所有日常任務。」它說。「我們能協助完成任何有關任務包括:舉起重物,協助進行重量和肌肉訓練,個人醫療護理等。我們搭載擁有學習演算法的個人A.I.助理支援,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的使用者體驗。
  我揉了揉太陽穴。「那麼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問。
  「使用者Grimm在校準期間經歷了腎上腺素活躍升高的高壓力反應。診斷表明使用者Grimm感受到威脅,因此我們終止了校準以確保使用者安全。」停頓了一下。「我們假設這種亢進的腎上腺素活躍可能是過度工作疲勞的結果,此外還有局部壓力源的增加。現場房屋A.I.表示使用者Grimm定期使用抗憂鬱劑。我們可以檢查一下潛在的過量用藥嗎?
  我點點頭,我的恐懼感似乎已經消退了。外骨骼伸出手輕柔平穩地抓住我的手臂,我沉默且著迷地看著它的手,緊緊的摟著我的胳膊。
  「用藥過量假設不正確。校準將在使用者啟動後開始。
  「那是什麼意思?」我問。
  「除非在緊急的情況下,在獲得知情同意之前,我們不會提供使用者變更。接受服務條款被認為是知情同意,直到使用者終止校準,進一步的校準嘗試必須在使用者同意後啟動。

  我點了點頭,說得有道理。「好吧,我想我已經準備好了。」我回覆。
  「使用者Grimm是否希望使用催眠來輔助校準工作?」它問。
  「那有必要嗎?」我問。
  「提供催眠功能讓使用者避免產生併發症,或在併發症產生的情況下維持使用者的穩定。」它回答,臉上的三角形似乎正專注在我身上。
  我嘆了口氣。「如果那有幫助的話。」我說。
  「開始使用者校準,管理催眠模式。」它把頭戴式顯示器舉到我臉上,在裡面,我可以看到起伏的圖案,彷彿把我拉進去似的,以至於我幾乎沒有感覺到頭戴式顯示器碰到我的臉。我可以遙遙地感覺到外骨骼包裹著我的頭,將我牢固但舒適地捧著。

  我模糊地意識到Delta將我抬起來,接著意識到我整個身體沉入其中。我感覺到自己的手被奈米粒子包裹著,然後緩緩沉下去,過程似乎極其緩慢,在此同時,一條條奈米束纏繞在我的手臂上,將我拉入一種愉悅和舒緩的情緒中。我能感到外骨骼變硬,一根根地彎曲我的手指,就好像在測試它們一樣。

  奈米機器人很快開始包圍我的雙腿,將它們拉近,接著我的軀幹被厚實,沉重而且黏糊糊的黏液包裹。厚厚的金屬板從我的脖子後方成形,向下蔓延穿過我的肩膀。我能感到僵硬與緊張的壓力從漸漸放鬆的身體中消失,而仍然保持站姿。奈米機器人纏繞在我的脖子上,形成一個堅固的金屬下顎,直到現在我才意識到頭戴式顯示器不見了,我正盯著的方向,看起來像是Delta的內部。

  我感到緊張,興奮,一部份的我擔心這是永久性的結構,而我的另一部份希望它是永久的。頭部開始融化在我的臉上,而且我能感覺到它針對我的眼睛,但我沒有感到任何眨眼的必要。
  一切都是令人舒適的黑暗,我什麼也感覺不到。突然,有了光亮,我抬手擋住,卻發現自己看到一隻完全不同的手。
  「我的老天阿……」雖然我還是能聽到自己的聲音,但它被一種平靜低沉的嗓音覆蓋,聽起來幾乎就像自己的聲音一樣不可思議。我摸了摸自己的臉,能感覺到Delta光滑的外表。

  我跌跌撞撞地衝向浴室,我的體型比之前還要大,可我的套房比倉庫的轉運區小多了,沒有寬闊的空間來彌補笨重的外骨骼動力服。然而,即便以我誇張的尺寸,卻可以出奇輕鬆地在不撞到任何東西的情況下保持平衡。
  我打開浴室的門,Delta的標誌盯著我看,那個符號一直在我的身上。
即便我穿著Delta,感覺也……很好,就算盯著鏡子裡的另一張人造臉孔如此地超現實也一樣,我喜歡我所看到的。我抬起我的手臂,感覺很傻,然後彎曲它,由此產生的肌肉組織膨脹,卻沒有太過誇張清晰的輪廓,這正是我想要的。
  穿上Delta就像穿上理想中的自己,有那麼一瞬間,我有種自我厭惡的感覺。
  「我們可以幫助你變成這個樣子。」Delta說。
  「探索我們的身體,直到你滿意為止。

  我並沒有失去自己的意義,我已經獲得了Delta,只要我擁有它們,只要我穿著它們,本質上我們就是一體的。
  我想看看我自己,Delta立即從我身上剝離,退後一步。與它相比,我不論看起來或感覺起來都相當虛弱無用,當Delta將我吸收到它們的身體中時,我奇怪地感到自信,就像我可以做到任何事一樣。
  「Delta。」我說,我共鳴的聲音似乎不再那麼刺耳。「我想變得更強壯,而且……」一股渴望突如其來,但我意識到我一直有那強烈得渴望,強烈到那似乎不只是我自己的。「我想變大。
  Delta發出某種類似輕笑的聲音,我想那是某種發聲法,表明它們聽到我的要求。
  「那就讓我們把你變大,使用者Grimm。」它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