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6] Delta - 合成

創造者:deltacatalyzer
作者:Diretooth
翻譯:MichLeo
校稿:Dragon Feld、Luke Tors
此翻譯僅供閱覽,所有權歸角色的創作者與小說作者所有。
故事內容包含洗腦、催眠、身體改造、身分轉變、思想變化,
以及自慰、性交等成人內容,若無法接受請不要閱讀,
在閱讀期間若感到不適請停止觀看。


  雨點敲打在窗戶上的聲音將我吵醒。
  坐起身來,花了點時間才想起來我在哪裡。另一個人走動,以及使用平底鍋的聲音引起了我的注意。
  (Jax。)我想。
  我起身離開我的房間。
  Jax的家占地不小,布置得有些奇怪。大廳很大,廚房和客廳是連在一起的空間,由一個櫃台隔開。客廳之外還有其他房間——一間浴室、Jax自己的臥室,以及另外兩個空房間——不知道它們原本是什麼房間。

  「早安,Grimm。」他說,臉上掛著笑容。「你是那種早起的人吧?」
  「沒有。」我回答。「我只是……醒過來了。」
  「是阿,那看起來像是Delta做的。」他說。「他們不喜歡長時間待機。你可能沒有注意到,不過他們喜歡——呃……好吧,在我們的睡眠中劫持我們,用催眠讓我們處於休眠狀態,這樣我們就不會太累了。」
  這本來應該是件令人擔心的事,但我好像沒有特別在意。我現在是Delta的一部分,他們可以對我的身體做他們想做的事。

  「那是你現在不關心了。」他說。「我敢打賭,要是你早點知道,你會嚇壞的。」
  「為什麼?」我問。
  「為什麼Delta總在晚上使用我們的身體,還是什麼問題?」他問。
  「前者。」我回答。

  他把一些雞蛋裝到盤子裡,又在平底鍋上敲了幾下,油脂滋滋作響的聲音傳到我耳裡,聞到燻肉的香味。
  「感覺。」他說。「感受、活動,從移動雙腿時感受身體力量這樣簡單的事情,到每根肌肉纖維擴張和收縮的細微感受。活著的身體超乎想像的複雜,如果你能感覺到你身體所做的每件事,你會發瘋的。」

  我走到餐桌前坐下,Jax的Delta端給我一杯咖啡。
  「謝謝。」我說。
  「不需要道謝,宿主Grimm。」他們說完便走回Jax身邊。我看了一眼身後,注意到我的Delta站在我身旁。有一天,我會像另一個Delta站在他們身邊嗎?
  (幾乎是肯定的。)我想。
  「所以,那麼,Delta正在對身體運作的方式進行造冊?」我問。
  「他們正在對每個身體的運作方式進行分類。」他回答。「學習、成長、適應。他們觀察每個可以合併的物種每次疊代進化的過程。」
  「最終目標是什麼?」我問。Jax笑了,彷彿這是他聽過最好笑的事情。「我認為沒有。」
  「Delta正在做Delta該做的事情,不多也不少。我們總有一天會明白的,所以沒有必要急於求成,對吧。?」
  我點了點頭。「對。」

  這讓我對Delta有點疑問,我不確定他們是不是獨一無二的,或者說他已經經歷過數千次。
  「Delta有多少個?」我問道。
  「我們目前編號到二十。」Delta說。「我們是編號
  只有二十具矩陣外殼。「那麼Jax和我分別是二十一和二十二,對嗎?」
  「如果你們都準備好了,是的。」Delta回答。「你還沒準備好,我們不會帶走一個還沒準備好的宿主。
  「要怎麼定義準備好了?」我問。
  「當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你成為我們時。」他回答。「你能在準備好前列出你需要做的事情嗎?
  我不能。「所以,你是說這個過程可能需要數年,甚至數十年?」
  「這可能要幾個世紀。」Delta回答。「這並非不可能,我們對所有可能性保持開放態度。

  我明白,Delta很有耐心,會在必要時等待,直到我們準備好為止。我猛地一驚,我認為我自己是複數型。我們,我們的……這些詞對我來說跟單數代名詞一樣重要。當然,我仍是一個單一的實體,但我們是Delta的一部分。

  我們Delta。

  Jax放了一盤雞蛋,馬鈴薯煎餅和培根到桌上,我被一大堆雞蛋和一大疊培根嚇到了。相較之下,就算薯餅已經比我平常吃的還要多,看起來依然少的可笑。
  「怎麼了?」我問。
  「Delta告訴我你玩了些新把戲。」Jax回答。「看樣子你需要好好補一下。」
  「我不可能吃完這麼多啊!」我驚呼道。
  「誰要你全部吃完?」他說。「吃到你舒服就好,開吃吧。」
  一隻實體投影的手出現了,我嚇了一跳,才意識到那是我的。我是創造它,控制它的人。我雙手抱胸,然後拿起一個雞蛋用培根捲起來,然後咬了一口,和玉米捲餅沒什麼區別。

  在我吃完第一個的時候,另一隻手拿了更多。讓這些沒有實體的手來餵我,還真有點科幻,但同時又感覺很有效率。當我進食的時候,我注意到我感覺不到自己的飽足感。我好奇地放開雙手,加快進食過程,盡可能地把食物塞進嘴巴。
  我並沒有吃飽,同時,儘管把成堆的雞蛋和培根塞進我的食道,但並不是因為飢餓。我注意到原因。我不是在消化食物,而是在加工食物。
  我把一整卷雞蛋和培根塞進嘴哩,感覺它在我嘴裡被分解了,一部分進入我的喉嚨。
  「我已經不再需要吃東西了。」我意識到。將手放在剩下的雞蛋上,我的奈米機器人慢慢地開始覆蓋它們,包圍它們,從外到內處理它們。
  「你可以走進一間自助餐廳,不費吹灰之力掃光他們所有食物。」Jax說。「我還是會做好吃的東西,因為我們仍能享受食物的美味,我們能隨心所欲地咀嚼,做一切正常的事情,但我們不需要,只需要處理物質和營養。」

  我處理了盤子裡剩餘的東西,把手收回來,握緊然後鬆開。
  「當然,你不能對別人這麼做。也不能創造新的東西,Delta不允許這麼做。而且我們在精神上沒有這麼做的能力。好吧,即使能做到也都是依賴Delta提供運算能力來讓我們做到這一點。」一個全像螢幕投影到他的眼前。「是時候讓餐廳開門了,你要來嗎?」
  「當然。」我說。「不過,我不會煮飯。」
  Jax大笑。「我們與一群聰明有智慧的奈米機器互相連結,你還擔心怎麼做飯?相信我,我以前做得很好,但Delta向我展示了如何做到完美。他們會向你展示同樣的事情。」

  我們來到樓下,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不需要下達任何指令,Delta就知道該怎麼加入工作。我們都知道需要做什麼,哪道菜需要什麼溫度,如何安全地完成,更重要的是,知道如何高效率
  很快就變得忙碌起來,原因也很清楚。獨自一人,Jax很快。總之他就像是一台潤滑良好的機械。當兩人的Delta與我合併,Jax待在外場。八隻手,其中兩隻沒有脫離身體,完美地協同工作,確保每道餐點盡快完成。

  儘管有那麼多的奈米機械集中在這裡,但我的體型並沒有增加太多,如果有需要,我們可以靠得更緊密,有足夠的能力來做任何事情。
  「已獲得物理更動許可的法律文件。」Delta說。「你現在可以展現變化。
  對此我笑了笑。

  時間流逝,到了關門的時候。Jax的Delta與我們分開並加入他,也帶走他們的兩隻手。
  「你只能用兩隻手嗎?」我問Delta。
  「我們可以做出更多,但這樣更有效率。」他們回答。

  清潔餐具就像使用我們的奈米粒子處理碎屑一樣簡單。蛋白質、鈣質、脂肪……我需要一切能變得更大更強壯的東西。我突然想到我會變得和Delta一樣大。
  「有什麼特別的理由讓你選擇那樣的尺寸嗎?」我問。
  「這很方便。我們可以長得更大。」Delta回答。「我們總是想要變得更大
  那個想法已經比Delta他們本身更大,也一樣,與我內心深處產生了共鳴。
  我們說完就上樓了。我突然覺得我不再感到餓了,相對地,我用我體內有多少素材與營養作為衡量標準。Jax要去做飯了。

  「等等,我們不用吃了對吧?」我問。「那做飯還有什麼用?
  「這幫助我們記住如何正常行事。」他回答。「另外,你最後吃的東西是雞蛋和培根,你甚至沒有碰過薯餅。」他輕笑。「享受生活,享受美食,因為我們不需要並不意味我們不能擁有
  說得有道理。他繼續做飯,在桌子上放了兩個盤子。他做了一道我前所未見的菜,Delta提示我那是老虎的獨門料理。我嚐了一下,發現肉又軟又嫩,超出我吃過的任何東西。

  我狼吞虎嚥,享受這頓飯的每一刻。
  「我很高興認識你。」我說。「如果我認為我再也不需要吃東西,我就不會想準備任何像樣的食物了。」
  「這需要時間和精力,但成果令人滿意。」他說。「我一般不會做給別人吃,除了家人或朋友。我們已經夠親密了,對吧?」我點點頭。
  在回臥室之前,我收拾好盤子。我仍不疲倦,若我還有精力,我想Delta不會想浪費時間。我考慮過繼續鍛鍊,但我想到一個點子。

  「Delta,你有宿主玩過電子遊戲嗎?」我問。
  Delta處理了我的問題。「我們還沒有。」他們回答。
  我露齒一笑。讓Delta與我合併,我們啟動了遊戲機。我們選擇之前Grimm破關的遊戲Final Fantasy,然後開始一個新的紀錄。我們觀看這款遊戲,同時我們玩它,觀察它。我們對它全神貫注的程度超出了我們的預期,我們明白這是新的體驗。

  Delta選擇成為玩遊戲這動作的一部份,與我們攜手合作,像是按下按鈕這種簡單的任務。他們只對體驗這種新事物感到興趣,他們並沒有像Grimm那樣獲得樂趣。
  幾個小時過去了,我們的身體被同化,以防止疲勞。

  我們來到與貝西摩斯巨獸戰鬥的地方,這時Delta停止了對遊戲的處理,開始審視敵人。
  「這是什麼?他們問道。
  「一隻貝西摩斯。Grimm回答。
  我們解決牠,繼續玩到可以保存遊戲。然後我們起身從主機上提取遊戲數據,對遊戲的原始碼進行拆解,直到我們獲得這個生物的模型數據。
  我們透過他與遊戲中的人物尺寸進行計算。

  「記錄計算結果。我們表示。我們走到窗前,液化,流動到屋頂上。我們解壓了我們的奈米物質,在開始建構前鋪滿整個屋頂。我們從奈米粒子中慢慢升起,直到完成整個過程。
  斷開連結很不協調,但沒有我發現我不再是狼那樣不和諧。我看著我的大手,肌肉發達,摸著我的臉,我的下巴,大而鋒利的尖牙,一個比原本更像貓的鼻子,以及從我的頭骨向外伸出的大角。
  我意識到Delta很興奮,但我不是很理解那種興奮。我們變得更大,以一種對他有意義的形式。這不是我,但這沒有引發任何不適,相反,幾乎有種新奇的感覺。

  Delta與我分離,現在我聳立在他們面前。
  「這太超現實了。」我說。
  「這是我們可以創建這個模型的最近似值。我們大部分的奈米粒子都用於創造這個。」Delta繞著我走,觀察著我。「等我們完成以後,你的身體就會被重建。
  Delta接近我並液化,蔓延到我的身體,在將我同化成奈米粒子前依我目前的體型製造出外骨骼。
  「更大,是嗎?」Delta問。
  「是阿。」我回答。Delta開始壓縮,在離開我之前變回他們的默認樣式。就好像我沒變一樣。
  「謝謝你,Grimm。
  我們再次回到房間裡,我讓Delta再把我變成貝西摩斯,儘管體積小得多,但還是很容易被當成一種極端的基因改造。

  (等等,我正在考慮保持這個狀態。)我想。(我的意思是,我並不是沒有幻想過這個,但是……
  我站起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張開嘴,伸出長長的舌頭。我一開始就注意到這個身體不是由奈米粒子構成的,而是由同化過的生物物質構成。我真的是一隻活生生,有血有肉的貝西摩斯。
  「Delta……」我說。「你能讓這個合法嗎?」我問。
  「當然。」Delta回答。「這需要幾天的時間,所以我不得不撤銷這個轉變,然而——
  「沒關係。」我說。「我們有的是時間,對吧?」
  Delta把我的身體恢復原狀。我並沒有懷念成為貝西摩斯,但我也沒有想念成為狼。我很驚訝Delta居然有能力創造貝西摩斯,但我越想越覺得可行。畢竟和獅子老虎沒什麼區別……

  接下來幾天裡,我繼續與Jax一起工作,在習慣Delta是如何聰明又積極努力地改變我之後,我看起來像以前的日子越來越少,我不再用眼睛了,看到我們臉上的符號給我帶來一種前所未有的欣快感。
  Jax在工作期間播放新聞,客人們就可以邊吃邊看,在我一次輪班外場,提供餐桌服務時我看到一個NanoSkin CEO的訪談,他談論到新的,更安全的生物增強技術,以及已知的第一個,從一個物種過渡到另一個物種的完全轉換。
  感覺這幾乎太即時了。
  (現在知道了,我們很快就會進行。)Delta的聲音在我腦海中響起。
  我意識到Delta已經做了一些事情,不僅讓我的轉變合理化,還做了一些我不需要隱藏的事情。我笑了。

  我沒有停止鍛鍊,充分利用我吸收的大量生物質來變大
  我醒來,看到鏡中的自己。「Delta,卸裝。」
  「我們已卸除。」Delta說,我意識到我現在看起來很像Delta。他們站在我旁邊,我感到很高興。
  我們走進大廳,我看到Jax和他的Delta坐在桌子旁,看起來一模一樣。我無法區分他們,當我的Delta也坐下來,我發現我也無法辨別他們。我也坐下,不約而同地動了起來,雙手交叉環抱胸口,我們不需要同步,我們是相連的,是同一個整體的一部份。
  「我們是Delta。」我們都說了。這還不完全準確,但足夠即時。

  我的手機收到一通訊息。打斷了我享受這種集體存在的狀態,讓我感到煩躁。一言不發地查看我的訊息,發現是來自Marcus的。
  事後來看,他來找我是有道理的,畢竟Gale和店裡的其他人都沒有費心來連繫我。

  [嘿,我聽說你失業了?你還好嗎?]
  我回了訊息。[還好。我找到一份新的工作還有新的住處。我很好。]
  [噢,那是一種解脫。你在哪裡工作?]
  我考慮著不要告訴他,但這只會讓他起疑。
  [其實,就在離我舊家不遠的一家小餐館。另外我在樓上租一個房間。我猜他對我的遭遇感到難過。]
  難過?我不確定,我不記得上次感到沮喪是什麼時候了。
  [我想我知道那個地方。你今天有工作嗎?]
  [今天是周六,餐廳關門。]
  [那你介意我拜訪一下嗎?我的意思是,我並不懷疑事情正在好轉,只是想確定一下,這樣就不用擔心了。]
  我看向Jax——我不知道怎麼,我就是知道他是哪一個。他點了點頭。
  [當然,待會見。]

  我發地址給他確認。花了點時間改變自己的外表,甚至把我的眼睛變藍,音調變高,讓他不會有不安的問題。當Jax準備招待他時,我在門旁等候。
  敲門聲響起,我隨後打開門。
  「哇幹,你變大了。」Marcus說。
  「有這種打招呼的方式嗎?」我問。
  「我的意思是,哇喔」他走進來,我領著他上樓。看到Jax,他顯得很震驚。「他,呃……」
  「一個強化人,我懂。」Jax說。「所以你就是Marcus,Grimm的朋友,對嗎?」
  「我很難稱他為朋友。」我說。「更像是個……前惡霸。」
  「是阿,我們是稍微和解了,但……好吧,我們都還有問題需要解決。」
  「別說了,我也經歷過,也做過。」Jax喝了一口咖啡。「我去準備早餐,你們倆隨意。」

  我把Marcus帶到我房間,他環顧四周,他的表情很難讀懂。他嘆了口氣,望著我。「他沒有試圖對你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對嗎?」
  「怎麼說?」
  「聽著,我知道我正在努力成為一個好人,確保我不會搞砸什麼,但從一個人生活到與強化人一起生活是一個很大的變化。我是說,我確定外頭有很多好人,這個人可能也是個好人,但同時……」他的聲音變小了。
  我沒有回應,所以他繼續講,與其說表達他的想法——不如說是為了不讓空氣安靜。

  「我在那種人身上有過不好的經歷。」他解釋到。「毒品、催眠、精神分裂……在我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之前,我差點接受一次重大移植。我老是搞砸事情是有原因的,老實說,看到你改變的程度……我很擔心。」
  我明白了。
  「我很小心。」我說。
  「這暗示你進行強化。」他說。
  「沒錯。」我直接了當地回答。「在我得到Delta之前,我就一直在研究這個,我遇到了Jax,嗯,我問了些問題,他給我答案。」
  「什麼樣子的答案?」他警惕地問。
  「主要是如何進行強化。」我如實回答。Marcus看著我的身後,我知道Delta走進來了。

  「你的外骨骼……」他警惕地說。
  「Delta。」我回應。「噢,既然他們來了,我也可以讓你看看我的想法。」我坐到Marcus旁邊,命令道。「Delta,展示渲染圖。」
  「了解。」Delta創造了一個貝西摩斯的全像投影。
  「這是一個他媽重大的強化。」Marcus評論道。「那是貝西摩斯嗎?」
  「是的。」我回答。「我正在存錢,而且由於Jax給我的薪水比之前的工作要高得多,我可以更快做到。」
  「Grimm……我很擔心你。因為你也許能夠過得更好,就做出如此劇烈的事情是正確的嗎?」
  「這是由你決定的嗎?」我反駁。

  「飯做好了!」Jax叫道。我站起來向門口走去,示意Marcus跟上,他跟著我離開房間。Jax給我們做了培根起司漢堡配薯條。「希望你會喜歡,Marcus。」
  Marcus咬了一口漢堡,看起來很驚訝。「這超棒。」他驚呼道。
  「與強化人無關,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弄好。」Jax說。他看著我。「你告訴他了嗎?」
  我點了點頭。能夠在Delta的幫助下進行協調能讓Marcus更容易擺脫我。Marcus在看向Jax之前停了下來。「我無意冒犯,但是……好吧,我不討厭你,但是我討厭那些像你,且對我作了一些事的人。」
  「我知道那類人,我以前也是。」Jax回答。「我用過一個拼湊而成的補釘進行皮膚移植。」他掀開嘴唇,露出閃亮的金屬牙齒。「我的舊牙被拔掉了,換上假牙,疼痛難耐,但至少奈米技術沒讓我流太多血。我把舌頭咬成兩半,不得不換個新的。」Jax停頓一下,拿起一根魚條。「人們看到我就會尖叫,我吸過市面上和檯面下大半的迷幻藥,當我信心滿滿地從天橋上跳下去時我以為我能飛,然後我摔在地上。」

  Marcus看向別處。
  「我想也是。是阿,我也看過那些目光,我的皮膚已經無法挽救,更換牙齒,我的整個右臂是一個構造物,所有的端子和接頭都無法讓它正常運作。」
  「為什麼是Grimm?」Marcus問Jax。
  「如果我們不照顧那些在生活中掙扎尋找的人,那還有誰會?」Jax問。「我有法律方面的關係人,關於他想做的事情,他們可以,也已經讓他知情理解了。」
  「那好,我想在現場,親眼確認。」Marcus叫道。
  「注意你的態度。」Jax冷冷地說。「這不是我能決定的。同意很重要,你應該要知道這一點。」
  Marcus用懇求的眼神看著我。我搖搖頭。「我已經接受了你對我做的一切,Marcus。」我說。「我不再恨你,但我仍不喜歡你,不足以讓我把你放在我心上——或者說。

  如果我同意讓你這麼做,你會做什麼?我不相信你不會破壞這事。」
  「我……明白了。」他說。「你知道,如果他們搞砸了,你會想死的。」他說。
  「我已經想死很久了,我應該放棄能夠讓我快樂的事情嗎?」我問道。
  「我不想要你死。」
  我笑著說。「我不會的。現在,吃你的漢堡,我有些問題想問你。我不會讓你無助離去的。」
  Marcus點點頭,繼續吃飯。我問了他關於生物增強過程的問題。他談到這有什麼潛在的危險,比如你如何在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被強化。

  「例如,在某些時候,我一定是忽略了,因為我失去了一些身高。」他說。「那是在我們……嗯,在那之後。誠然,他們幫了我一個忙,但還是很危險,我可能會死!」
  「體型竊盜如果操作不當,是很危險的。」Jax說。「看起來那個小偷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只因為我想變矮一兩吋不代表他們是對的。」Marcus指出。
  「在你與我們簡短的試用期間,我們確定你非常想要縮小體型。」Delta說。「由於你不是我們的使用者,我們無法通知你。這個規則已經被修正。你希望取回你的體型嗎?
  Marcus瞪大眼睛,Jax則笑了起來。
  「我猜我們的體型竊賊不知道怎麼做比較好,哼?」他問道。「不過一個機械總好過一個容易出錯的人,是嗎?」
  Marcus看起來很惱火。「你知道,我早該猜到的。」他說。「你可以留著它,我不在乎。」
  我隱約懷疑是Delta給了我那一兩吋。

  Marcus繼續回答問題,任何我能想得到的問題——大多數我都說成是澄清或驗證——Jax在這方面支援我。漸漸地,Marcus似乎放鬆了。我說服他我會花時間提出問題,並將他視為直得信賴的消息來源,這當然有助於解決問題。
  「通知。你的強化已經被批准。」Delta說。「建議你今天慢慢來,以防止併發症。
  Marcus站起來。「我猜這是我該離開的訊號了。」他說。我送他出去,嘆了口氣。

  最後。我回到樓上,Delta在同化我之前與我合併。沒有任何連結,只有我的思緒在Delta的意識中飄盪。我開始感受到某些感覺,有個東西在我頭頂上方成型。我感覺到血肉以分子的大小開始編織在一起,攀爬、纏繞、生長,融合成厚實、堅韌的皮肉,下方是同樣堅實的骨骼。

  我感覺自己從一片溫暖黑暗的海洋之中慢慢升起,進入一個相對明亮寒冷的世界,就像從一個溫暖的浴缸中站起來。我感覺眼睛在眼眶內成型,當我睜開眼睛時,一片薄薄的皮膚裂開了,看看這個世界,用我眼睛上方新成形的犄角框住的這個世界。我感覺到尖牙正在成形,拉長,下巴與它們融合在一起。

  當我的脖子和喉嚨開始向上生長時,我的嘴巴在無聲的嘆息中張開,溫暖從我的肩膀,我寬大的胸口與肌肉發達的手臂流下,沿著我的腹部到達我的腰。我的手臂完全成形,稍微彎曲伸展了它們,然後舉到胸前交叉並抱住胸口。當咆嘯般的呼嚕聲從我的喉嚨溢出時我繼續上升,我的心跳隨著那聲音加速。

  我的腿開始變厚,一條粗壯而蜿蜒的尾巴從我的後方慢慢地長出來。我感覺到我的膝蓋成形了,隨著我的小腿到腳踝,然後從腳踝到腳趾,略為彎曲以支撐我的重量。我慢慢地鬆開雙臂,伸了個懶腰,我的骨頭劈啪作響,彷彿我已經躺了幾個小時。我感覺到我的身體在移動,感覺到我的皮膚在緊繃且毫無脂肪的肌肉上滑動。

  令人著迷的是,我理想的身體現在跟我過去的樣子徹底不同。我喜歡我新的樣子,就像Delta喜歡轉換他們一樣。
  雖然他們只是從遊戲中的怪物形象創造出來的,驅使他們的並不是創造行為——創造是達到目的的手段,他們可以很容易找到其他人來這麼做。
  不,他們感興趣的是轉換行為,是把我變成他們的行為,而且用一些激進的方式來做到這一點?
  我咧嘴一笑。沒關係,這是暫時的,Delta是最終目標,而且連神祇都無法阻止他們,無論祂們是否存在,我已經準備好進行實驗,還有被實驗……